魔獸遊記│被遺忘者的陰謀、升天的維酷人

就在昨天終於把凜風峽灣的任務告一段落了。
長飛應該也是吧ˊˇˋ?




被遺忘者的陰謀



就在上一篇文章有提到。
現在存在著一種,可以把維酷囚犯變成軟泥怪的瘟疫。
這瘟疫是部落方的皇家藥劑師學會創造出來的…
他們聲稱能吞噬所有血肉的瘟疫、活人、死人或是不死生物。
目的是為了傳撥給天譴軍團…
當然聯盟曾攔截了他們從幽暗城實驗室運送過來的船隻…
而部落們因為害怕漫長的運送過程削減了威力,又增強了瘟疫的毒素。
甚至騎著蝙蝠帶著瘟疫瓶來攔截聯盟的援兵,以測試瘟疫的毒性…
所以亞當斯隊長命令我去毀掉新阿加曼德的瘟疫槽。
「皇家藥劑師學會企圖改進一種新的瘟疫,要讓我們融化成一團?!
我絕對不能讓它發生!
快去中庭和格銳爾-礦錘談談。他會準備一隻獅鷲獸和炸彈給你。

Preparation can be the key to survival.

我要你把新阿加曼德的瘟疫槽全炸成碎片!
沒完成任務不要回來找我!」


我想,亞當斯隊長其實很火大…

順利炸掉五個瘟疫槽,亞當斯隊長開心的拍拍我的肩。
隨後又表情十分嚴肅的交給我另一個任務。

升天的維酷人
「璘夜,我現在一定要請求你接下一個非常冒險,非常危險,只有你才有辦法完成的工作。維酷的堡壘,斯考恩,就在東邊的邊境。我的斥候通知我那些「巨人」準備好要攻擊我們,而我的軍力四散在峽灣各地,所以我手邊沒有足夠的人手可以進行防禦。反之,你得使用你的小聰明。我已經派了一位士官帶著細節到前方去。在斯考恩將這個指揮徽記亮出來,他就會現身並聽從你的指令。」

雖然我越來越覺得我像個廉價勞工,當是我還是乖乖的走到了斯考恩這個地方…

我找了個較隱密的地方,拿出了徽記尋找士官會合。
鎮西士官也莫名其妙的從我旁邊的草叢冒出來…
原來這位鎮西士官很適合當盜賊呢…

他告訴我這些維酷人可以從死亡中甦醒…像是天譴軍團,又像是不死生物…
為了徹底消滅這些維酷人,他拿給我一把砍刀,要我順便把他們給支解…

肢解了20幾名維酷人後…
士官忽然擋在我身前:「嗯,璘夜女士,我得說你做那項工作的時候有點太過投入了。」

我看到他的眼神中,充滿著害怕甚至敵意。
老實說…我覺得我還蠻能適應這個工作啊。
維酷人不能剝皮…但是有把小刀可以順便清理一下環境,好像也不錯…

不過為了任務能順利完成。
我還是只能沉默的看著他把我的砍刀奪走…
鎮西士官小心的看著砍刀:「它有點鈍了,而且我也不想要你意外滑跤然後把我也給砍了。」

真是的,我璘夜像是這種人嗎。

後來我們又聯手在西北方、東北方的長屋以及兵營縱火。

璘夜:「燃燒吧燃燒吧~火鳥」
鎮西士官:「我有個建議,當我們放火燒掉這些建築時,可以不要在裡面待太久嗎?」


我們後來合作的還蠻愉快的,除了有幾次在執行摧毀哨塔的時候。
我變成豹潛行去丟煙霧照明彈。
結果鎮西士官大剌剌的跟著我後面。
所以被樓上的法師打到傷痕累累以外…
璘夜:大哥,你的鎧甲還蠻硬的嘛。
鎮西士官:^%$%#$#$@&*!


後來我們在一個維酷人身上撿到了一個維酷飛升捲軸…
這份捲軸是用龍皮所做的。
翻開來看有10呎喔,上面的圖像像是一個神秘的儀式。

一位維酷的族長,被某種外表像天使一般的東西環繞著,飛升上天。
一個神秘,黑暗的人影隱約出現在圖像的背景中。

望著眼前的柴堆,我正要出怔。

卻突然看到一個巨大的人影出現,在兩旁還有看似天使的影像…
這天使好像在哪看過…
嗯…這不是重點,因為他向我衝過來了…

「冷心」哈弗丹大喊:別想阻止我升天,渺小的夜精靈,受死吧!

「冷心」哈弗丹大喊:不!你別想打敗我!


在殺了那個巨大的族長後,我似乎看著他的靈魂正在往上飛。

璘夜:神蹟嗎?
鎮西士官:噓!!!

接著一旁的天使開口了。
華爾琪觀察者大喊:哈弗丹,真是不幸吶。
華爾琪觀察者大喊:哈弗丹,我們發現你沒有升天的資格。讓你的靈魂知道什麼是消亡吧!

於是天使舉起了手,對著哈弗丹的靈魂發出了一陣紫光…
正當我心想不妙想要跑走的時候,天使和靈魂也不見了…

鎮西士官: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算要影遁…
璘夜:為了聯盟,我必須保護自己的生命!
鎮西士官:然後犧牲我烙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