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狂想曲│第一章開端



一章 開端
醫院的長廊被人潮的人來人往擠得水洩不通,小夜默默地拿著手上的號碼牌跟著穿著白袍的醫師,對著將要降臨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感到緊張。

「人體實驗一直都是充滿著危機,而這次的實驗雖不是甚麼藥物試驗,但仍終究還是個實驗,雖然這次實驗的高酬非常的優渥,參加的人數也不在少數。不過,這好歹也是精神科的實驗治療,弄得不好,可能會直接進到急性病房的……」小夜的不安,就像握在手中的號碼牌,早已皺得面目全非。

長廊已走到盡頭,身前的醫師推開了厚重的鐵門,往裡頭喊著:「號碼176,藍緋夜報到!」

「請進!」另一名穿著白袍的醫師起了身對著小夜微笑道。

小夜深吸一口氣,抬起腳走了進去,她希望自己的緊張不會表露得太明顯,雖然她的手早已冷得沒有溫度。

一個如診療室的牛皮座椅,一旁圍著十來人,各個穿著白袍,小夜低著頭沒有去看他們有甚麼表情,是不是正端詳著自己,雖然這高酬的人體實驗很誘人,但小夜卻在這時詢問著自己到底是發生了甚麼事情,竟然會來參加這個人體實驗,也正握拳掙扎著是不是該逃跑拒絕這個實驗……

小夜終究還是坐在了牛皮座椅上,四周的目光此刻也都集中在小夜身上,那種不想放過任何一切的注視,更帶著一點狂熱,小夜在這樣的情境下那自身的不自在也越發越明顯。小夜心裡這時更是百般煎熬,想著各式各樣實驗失敗的可能性。她頭又更低了,試著想是不是能遮擋一些讓自己不自在的目光。

「緋夜,不要害怕!就當在自己家一樣,深呼吸好好放鬆!」坐在一旁的白袍醫師,試著安撫小夜的情緒。

小夜緩緩點點頭,臉竟然有點紅了。

「我先向你介紹一下,這些周圍的醫師們便是我們的研發團隊。」靠小夜最近的白袍醫師得意的介紹著。

小夜點了點頭。

而一旁的醫師團隊紛紛交頭接耳,顯然正對小夜評頭論足。

小夜留有一頭烏黑過肩的長髮,典型的黑瞳孔,稍嫌蒼白的皮膚此時透著紅潤的光澤,五官端正、有著略嫌矮小的身段。

眾人盯了小夜好一會,交頭接耳的評論聲也越來越熱烈。

「小夜,環遊世界!那不是你一直夢想的嗎?況且這個號碼牌還是徹夜排隊排到的……」小夜默默的思考著,緊握的手,此刻握的更是真切。

「小夜,今年23歲,嗯……平日是否有抽菸喝酒還是服藥的習慣?」一旁的醫師看著手中的資料制式地問。

「沒有,感冒生病才會偶爾吃些藥。」

「是否有宗教信仰?相信輪迴嗎?」

「大多……大多跟著家人拜拜,是沒有特別虔誠……輪迴……嗯……我認為人死後便化為塵土,沒甚麼轉世輪迴之談。」

「根據你的基本資料,你是個國中歷史老師,也就是說對於歷史有相當程度的瞭解,譬如她們的禮節、服裝、文化等等,對嗎?」醫師又看了看手邊上的資料。

「對!目前剛畢業,可以算是實習……但對於歷史不僅是工作,也是興趣……」小夜心中充滿疑惑,竟然問這樣的問題,他們到底想幹什麼啊?對於稍候的實驗便又開始無止盡的幻想著。

醫師們顯然沒辦法理解到小夜心中閃過的任何疑問,更是繼續問:「你是否嘗試過民間的算命?有沒有給予你一些前世今生的結論?」

「沒嘗試過!只算過未來……」小夜的手開始互握,緊張的她便是一直嘗試著握著痛著些,看看是否能轉移這份緊張。

「你相信催眠(催眠療法=hypnotherapy)嗎?」一直問著小夜問題的醫師,顯然對小夜的回答透出了期許。

「相信,但我沒被催眠過!」小夜抬起頭看著他們,心裡納悶著。

房間內頓時響起一片討論聲,研究團隊再次交頭接耳。

「這太適合了!」

「或許催眠她便容易些!」

「但她是女的呀!」

「我倒覺得性別不要緊,況且我們在她之前已經嘗試過175個使用者都失敗了!再挑性別便是沒有人了罷!」

「或許我們可以試著補強不足的部分!」

「……」

這些討論的話語,非但沒有幫助小夜裡解實驗內容,更令小夜更是疑惑了起來,催眠不是心理治療師的專門治療技術嗎?怎麼還有失敗如此多數個案的情形,難道他們便是以嚴刻的實驗內容讓這些人放棄了實驗?

「雖然有些冒犯,但想請問妳的胸圍?」一個看似斯文的醫師和藹地問小夜。

小夜突然抬起頭生氣的說:「你們到底想怎麼樣?實驗跟胸圍又有甚麼關係了,你們如此般的羞辱人,難怪前一百多人都不幹了。」

小夜氣憤的大喊,非但沒有換來醫生們解釋,卻再次惹起一片討論。

「呵呵,是這樣的,妳參加這次的實驗便是想達成環遊世界的夢想,對不對?」離小夜最近的醫師又開了口。

「對!」小夜點頭,似乎收回了方才的些許怒氣。

在場的眾人紛紛露出會心的笑意,任誰都知道,若參予實驗,無論成功或失敗,被實驗者將會有500萬的酬謝金。

「為了你能否參與實驗這件事,我們是來考核你的條件的!如有冒犯便在這裡向你致歉。」看似最年長的醫師插言道。

哦,是這樣子嗎?小夜心中仍不無疑惑,參加實驗需要了解到胸圍的嗎?況且,這次的人體實驗是精神科的實驗,並非整形外科的吧……

小夜回答:「那麼,諸位醫師,你們可以讓我了解更多實驗內容嗎?」

「我們十分願意!也認為你十分適合這次的實驗!」離小夜最近的醫師嚴肅地宣布「關於實驗的內容,林醫師,你來給小夜說說!」

林醫師清了清嗓子,接著說:「這個實驗將會讓妳回到前世,不同的是妳將會擁有所有的記憶,所以我們希望能利用妳對歷史的了解,嘗試著生活在屬於妳的前世!」

林醫師緊緊地盯著小夜,似乎正端詳著小夜臉上絲毫的表情變化。

小夜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回到前世?萬一弄錯害得我人格分裂呢!是不是還要接受這詭異的實驗啊?不過自己的前世,這我也是有點好奇的……

看著小夜臉上的神色變幻,醫師眾人倒也開始擔憂了起來,深怕眼前這個實驗者正在打算放棄參與,故說:「緋夜,不必擔心,妳有絕對的選擇權參與這個實驗,妳僅是透過意識帶我們回到屬於妳的前世,參與實驗的期間,我們會妥善的照顧妳的!況且妳不想了解僅能在書上看到的古代文化嗎?」

古代文化,真的挺吸引我的!小夜立時一副精神大振的模樣,腰一挺,朗聲說:「好,我願意,不過真的不會有甚麼風險嗎?」

「我們會盡力顧及妳的安全!」林醫師似鬆了一口氣地笑了「來,這便是同意書,妳仔細的看一看確認好簽名,我們再討論細節以及……進行實驗。」

「嗯!」小夜點了一下頭接過了同意書,低著頭將同意書看了數遍。

她將同意書放在牛皮座椅扶手上,拿起筆在同意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小夜的這個時代,心理學蓬勃發展,畢竟在高度發展的時代下,人類的心理疾病愈發嚴重,故甚至早已發展至可將他人思想化為影像,或是可以以系統歸類、文字化。所以,對於此次實驗而言,便是又將人類心理學往前跨了一大步。

小夜自然是明白這道理,所以仔細看過同意書後,便也放心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畢竟若是換上了其他藥物實驗,即使再高酬,她也是百般不願意的。畢竟這些人好歹也是專業的心理醫生,必要時也許能在懸崖旁徘徊的她給拉回來的罷。但對這個實驗卻仍摸不著頭緒的自己,還是有些許的擔憂,臉上的表情又隨即的黯淡下來。但這群心理學專家何嘗沒有察覺到小夜臉上的猶豫之色,便趕緊將同意書收了回來,且臉上開心的笑容顯得更為燦爛,小夜不禁又深深感到不妥起來。

「林醫師,準備儀器吧!」年長的醫師轉頭向著林醫師吩咐。

林醫師等人像是待命許久,合力從房間的角落推出一台移動式的電子儀器,並移動到小夜身邊,還有一人拿起剃刀就向著小夜的長髮走去。

「等等,住手,你們要對我的頭髮做甚麼?」小夜警惕著看著身後拿著剃刀的白袍醫師,頓時有種不安的感覺。

「當然是要將頭髮剃除……」拿著剃刀的醫師解釋道。

「為什麼?」小夜急了,雙手急忙護住自己的長髮。

林醫師趕緊走向小夜,試著安撫道:「儀器便是要和腦作為連結的,若頭髮不剃除,會有接觸不良的情形的……」

小夜心中一驚,盯著林醫師,驚聲說:「什麼?這你們怎麼沒有事先告知啊?,剃了髮我連出門都不敢!還談甚麼環遊世界,我不幹了!」說罷,小夜便是起了身踏步往門的方向走去。

「藍緋夜小姐,頭髮變是再長就有的壓……或是我們願意再多加酬謝……這事我們再談談好嗎……藍小姐藍小姐……」林醫師著急著想喚回小夜,但小夜似乎仍無動於衷,走向門的腳步,也沒有稍微緩一緩的情形。

正當小夜身後的醫師,各個急如熱鍋上的螞蟻時。
「匡啷!」的一聲,原本拿著剃刀的醫師,不知何時拿了個鐵製治療盤,便往小夜的頭上招呼去。力道甚大,小夜也立時昏了過去……

想當然爾,目睹這一切的一群醫師臉色一陣蒼白,這一敲,實驗便還有挽回的餘地,但卻也想到若這藍小姐醒來,亦不肯善罷甘休,官司可是吃定的,而官司鬧大便是怎麼推也推不掉的,如今每個行業都被用放大鏡觀察著的社會!往後的日子裡,今天的這件事應當逃不掉被世人唾棄!

想到這,眾醫師們一陣心寒,他們所設計的實驗,本來僅是利用腦的頻率與生命體連結,喚起生命體不曾覺察的記憶而已,這對於失憶症的治療,可是大大的有幫助。本來用鼠類、貓及狗實驗時,便覺察鼠類竟有著穿衣服的怪行徑,貓跳起了舞,而狗居然拿起竹筷子耍劍。這項實驗的意外大發現,也讓實驗團隊們大大的出乎意料。便也試著將這鼠、貓及狗的腦與記憶映像機連結,沒想到這鼠、貓及狗居然不約而同有著人的相貌的記憶。原本便以為僅是模仿記憶行為,但這鼠、貓和狗卻在實驗過後,更是不約而同的與實驗團隊交談,更稀奇的是老鼠講英語;貓講著俄羅斯語;而狗居然講起了文言文……實驗人員全部都以為見了鬼或沒睡飽,但卻在隔天那鼠、貓和狗又是不約而同的自殺了,留下的遺書,居然是不能接受自己是鼠、貓和狗如此這般的理由……

如今發下了高酬金,想以人類來試驗,但都怪實驗太過詭異且不符合常理,在小夜之前的實驗者,不是覺得荒唐,就是指著他們是瘋子,更或者成功的推上儀器後,卻發現好端端的人在記憶映像機上居然變成了一頭豬、螞蟻或是蚊子的……醒來後各個便又生氣的指責團隊們錯誤引導被實驗者,氣的說著要告研發團隊等……雖然後來所幸都被實驗團隊以酬金解決,如今……

實驗團隊越想越挫敗,不禁紛紛對這原先手拿治療盤,現在手抱小夜的醫師抱怨道:「王醫師,你怎麼這麼衝動!」

王醫師慢悠悠地將小夜放置牛皮座椅上,一副也顯得疲累的神情拿起剃刀慢慢剃著小夜的頭髮。

許久王醫師緩緩開口說:「我知道我太過衝動了,但為了這個實驗……我不希望他胎死腹中,我相信你們也是這樣想的罷……只能請這位藍小姐委屈一下了,若有甚麼後果,我都承擔便是,絕不食言!」

對於這連連挫敗,也讓大家都心疲力盡,畢竟這實驗團隊中哪一個不也皆投入全部心力,希望能看到實驗能開花結果,這幾乎是所有人的夢想,實驗成功不僅象徵榮譽和成就,還代表著數之不盡的金錢呀。況且王醫師都願當替死鬼承擔這罪責,研發團隊哪還有拒絕之理。

「我們努力這麼久才有今日,豈有功虧一簣之理,況且這不正是我們夢寐以求的事情嗎!」另一個醫師也說。

「這實驗若是成功了,可便是史無前例啊……」

「又不是危及生命,只不過是敲昏頭而已嘛……」

「對啊!同意書都簽了,就與手術麻醉同理嘛……」

眾醫師紛紛出言表示,年長的醫師不時搖搖頭嘆個一兩聲,似乎正嘆息著「罪孽罪孽呀!」。

眾醫師一番心理掙扎過後,小夜烏黑的髮絲終於都落在了地上,王醫師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我的實驗操作任務便是保護被實驗者吧,我想……我也一塊參與實驗!」

眾醫師無一不驚訝,眼中閃過了一絲擔憂,年長的醫師說道:「你不怕實驗後果嗎!萬一實驗過程影響你太深……你又深知這實驗內容,要是你不能接受這實驗帶給你的記憶,你會不能接受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明白,但對於不明白實驗內容的被實驗者,不也是另一種心裡的恐懼?」王醫師回道。

「在我們看來,被實驗者不清楚實驗內容便是好的,若是不能接受實驗過程中給予的記憶,便是可催眠或當作南柯一夢也行!但你……」年長的醫師仍是擔憂的回答。

王醫師搖了搖頭,表示道:「余教授,我明白您的擔憂。但是清楚實驗過程的我,豈不是更好監控實驗嗎?」

在醫師群中最年長的余教授聽了王醫師的答覆,點了點頭:「好吧,因為你的任務是去保護被實驗者,對於你本身的記憶,切記不要太過執著,不管如何現在的你才是你,一定要記得。」

王醫師微笑點了點頭:對於教授的擔心便是溫暖於心。

實驗能順利成功,那麼精神科的治療領域又何嘗不是一大進展,甚至有機會競逐慢性疾病科那傲慢的團隊們。雖然醫療團隊強調視病如親,科系理當互相支援輔助,但大醫院體系,卻也難免各樓層各科系暗自比較,精神科系雖比以往來得進步,但卻也常常被冠上花費高卻無法替醫院賺錢的米蟲稱號……

王醫師向林醫師示意。林醫師也隨即走到王醫師身後,也跟著替王醫師剃起了頭髮。

事已至此,眾人不禁看了余教授一眼,等著余教授給予些指示,但只見余教授低著頭沉思,任何人絲毫看不出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余教授?」王醫師不同於小夜的長髮,一下便也成了場中唯一的光頭醫師,見余教授仍低著頭沉思,故出聲問道。

眾醫師紛紛望向余教授,王醫師和小夜便已萬事俱備,只欠余教授一聲令下了。

「嗯,實驗開始罷,」余教授滿是嚴肅的神情,「將藍緋夜和王行皓裝置上儀器!林醫師將環境整理好。」

在慌亂之中,王醫師看到余教授眉間仍是緊皺,說道:「教授,請您別擔心了,行皓對實驗有信心,且定不負您的教誨!與藍小姐平安帶回成功的實驗結果。」

余教授默默嘆了口氣,看著自己的得意門生如今已將儀器全數裝置於身,不禁一臉黯然。說不擔心實驗亦是騙人的,這實驗所帶來的記憶,便是仍無法證實是否便是被實驗者的以往的記憶,更或者是儀器自行杜撰。畢竟輪迴轉世之玄奧,哪是以往的文獻所能記載的。這耳語傳說,又怎麼能讓人置信呢!

研究團隊的身影忙進忙出,儀器上的數據也越來越完整,余教授淡淡地問:「目前有沒有甚麼問題?」

「藍緋夜脈搏、呼吸、心跳正常,目前記憶映像機正在顯像中……剩30%。」其中一名醫師發言。

「王醫師……王行皓的脈搏、呼吸、心跳正常,記憶映像機已顯示在2號放映機。」一名女醫師顯然是專門監控王行皓的資料。

大家聽到女醫師的回報,紛紛好奇的望向2號放映機。只見放映機十分清晰的放映著實驗室的所有情景,甚至清晰得有點可怕。
實驗團隊的所有人,在此時便又暗自讚嘆著生在如此科技發達的時代裡是值得高興的事……

「有你耶……哈哈。我在這邊。」

「揮手看看!咦~好像上了電視耶。」

正當大家開心興奮之際。
一直沒說過什麼話的科學顧問忽然插入道:「糟糕,醫院的供電量可能無法供給所有儀器的需電量!」

余教授緊張地做出了反應:「快!將備用的電瓶供電系統全數開啟。」

「不,不可!如果導致機器電勢不同,儀器的電勢不正確地直接碰接或被阻抗,有可能會產生短路。這用了龐大預算的儀器不可壞呀!」科學顧問解釋著,「再者,若儀器出了問題,這兩位被實驗者可能會有性命的擔憂,供電量不可全數開啟,否則電流過大亦會出問題!」

畢竟是科學顧問,在儀器的了解上便是較為在行,但卻換來在場所有的研究團隊開始手足無措。

「那……現在該怎麼辦!」余教授著急著問著科學李顧問。

李顧問接著說:「馬上切斷電源!況且兩個人同時進行實驗風險太大!我認為應該讓王醫師先進行實驗。」

所有人便開始試著著手要切斷儀器的電源,但就在這時……
又有一人大喊:「不行啊……藍小姐已經進入……。」

正當所有人仍把焦點放在關閉電源時,放映藍緋夜的一號放映機影像卻早已體現了出來。大家紛紛抬頭望著一號放映機,只見映像出來的不是人來人往的實驗室,而是個人來人往的街道,可見方才被王行皓敲昏的藍緋夜,此刻意識已經逐漸清醒且望著眼前的街道,才會讓映相機放映出來。

正當眾人望著一號放映機傻了的時候,王行皓的儀器此刻卻因電源關閉停擺了下來,二號放映機也恢復了原先沒有輸入端的黑幕。

一號放映機被眾人目光注視著,畫面突然移動了起來,一旁傳來藍緋夜的聲音:「這是哪啊……」

一號放映機緩緩地掃視過每個街道上的人,這畫面中的一景一物無一不讓所有人感到驚嘆,各個穿著白袍的人中翹楚皆是張大的嘴看著螢幕,余教授緩緩說:「這……實驗開始了……」


身處異境的藍緋夜,也正驚嚇著看著自己眼前的景物──布衣綢緞,木樑木雕,傳統市集、還有馬車在街上走,這一切的一切實在奇幻的讓小夜不可置信……此刻小夜卻緊緊地握緊了手,心情百般亂雜,因為這隱隱作痛的痛楚竟如此真實。

實驗室的眾人雖讚嘆不已一號放映機的景象,但仍一邊敬業的監測著小夜的狀況。只見小夜緊緊握著自己的手,心跳脈搏皆加了快但仍在正常範圍內!研究團隊眾人自然知道此刻是不可阻止小夜自殘的,雖然小夜神智回到了過去的自己,但實際上卻如同作夢般的睡著,且若非儀器終止,否則小夜是不能清醒的,所以若在此時有外界給予小夜刺激,小夜非但不會清醒,倒還會認為見鬼了。

在記憶深處的小夜在心中暗想:我記得我剛剛還在醫院的,一定是那些喪心病狂的醫師,唉,難道我真的進了實驗中了?……

「喂,這位姑娘,我還得趕回家中哩,妳這樣一直坐在這裡,我和我的牛車是要怎麼過去,高抬貴手讓一讓好嗎?」一名農家正對著跌坐在路中間的小夜趕到不耐煩,不禁出言抗議。

「不好意思!」小夜趕緊起了身,向路旁一邊退去。

小夜不禁苦笑,看著眼前的一景一物,真實的讓小夜一陣昏眩,撫著仍然疼痛的後腦勺輕聲罵道:「讓我知道是誰敲我的頭,我一定敲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