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同人」不同的世界之四



薩萊恩說的是,我必須先惡補我在這個世界的保命技能啊。
在魔獸世界中,只要能成功殺死一隻怪,到哪都可以混飯吃的。
所以這可是必要的。



繞回了幾顆大樹,回到了初次見到薩萊恩的所在,但薩萊恩卻不在原來崗位上了。
繼續往前走,經過了個木刻巨貓頭鷹像。巨貓頭鷹像四周排列著幾個石椅,也有幾個土堆...不知道是幹什麼的呢!

不管了,現在首要目的是要去學技能。
跑到了一顆巨木下,一旁站著個夜精靈守衛。

還好我解過這個任務,不然這風景一個樣的奧達希爾,怎麼找到這裡來呀。
實際身處在遊戲中,可是沒有什麼任務UI的,在這麼樣的一個地點中,肯定是會迷路的。

什麼?你說有任務UI內建的?真想敲你的頭,我可是連我等級幾等都看不到呀!

走上巨樹的階梯和一旁站崗的夜精靈守衛點了點頭,接著便大步的走上了木製斜梯。

呼....呼...之前讓皓雪走這個斜梯還不覺得這麼困難。怎麼自己跑上來卻這麼陡峭呀。

即使變身為壯碩的夜精靈,身為宅男的肺活量怎麼好像沒變...這真的還真是高,正當這麼想的同時又費了好大的勁拐了個好大的彎呀。

我瞄了瞄道路兩旁俯瞰的景色,差點嚇得手都冒汗了。
原來真有這麼高呀,難怪之前不小心讓皓雪摔下來...血都快見了底。

這巨樹的高度誇張的好像在高空的纜車上往下看,會讓人雙腳冒汗的高度...

移開了俯瞰的視線,我搖了搖頭,終於看到一間樹屋,我也在樹屋前停了下。
就是這裡了,在人物1-5級前要找的訓練師。

轉進了簡陋的樹屋裡,卻意外的發現擺設很簡單。
木製的牆壁上掛了幅似鳥似鷹的圖,看起來像是要代表著榮耀。
令我停駐視線的是在靠牆的邊櫃上,有著緩慢轉動著的月亮。
不知道這是什麼原理可以讓他這樣轉動的呢。

「你是玄昊吧,薩萊恩要我好好教你。可別動這間房子的一擺一設。弄壞了你可陪不起。」一個有著脆草綠中長髮,留著挺性格的落腮鬍的男夜精靈出現。
身上的行頭...嗯,看得出應該是個很會製皮的皮革師。

而這名不友善的夜精靈手上拿著把兩個頭大的槌子。

我吞了吞口水,心想這...敲下去應該會直接碎骨之類的吧...
他剛剛說要教我?
嗯,這個應該就是薩萊恩要我找的瑪丹特‧硬木-德魯依訓練師吧。

「從現在開始,就叫我老師吧。我會教授你如何與精靈交流。翡翠夢境也是修行德魯依重要的修練。」語畢,瑪丹特‧硬木卻忽然地消失。「第一步,你要學的,就是影遁。試著扶低你的身軀,腳呈馬步狀。重要的,你要專心的與四周圍的空氣融為一體。試試看。」

我照著硬木的話語愚蠢的扶低身子,紮起馬步,但...這時一名一身綠裝的女夜精靈走了進來,看了看正在學著影遁的我。「撲...」的一聲笑了出來。「這名新手怎麼紮起這麼可笑的馬步?不會是在學影遁吧...?」

「笨蛋!!!你丟了我的臉,你要注意周圍的空氣周圍的空氣!」消失在房間裡的硬木憤怒的大吼著。

我怎麼會知道怎麼和空氣交流,我長這麼大,還沒聽說過什麼空氣的交流。
又不是樹木,懂得吸氣吐氣就是我的最大本能了,哪能搞什麼交流,是要行光合作用嗎,那首先也要我先變成顆樹呀。

正當我不知該如何是好,突然身後傳來:「閉上眼睛,感受周圍的輕風,想像著讓自己躲藏在這股清流之後。」又一名男夜精靈走了進來,赤裸著上半身,那語氣間的威嚴,可以讓人不自覺的會去尊敬他。

聽著這名夜精靈的話語,我試著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段久的讓我感覺到開始有睡意,身體開始無法控制搖晃的狀態時,這名夜精靈又開口說話了:「好了,睜開眼睛吧。」赤裸上半身的夜精靈,很有耐性的等待我漸入佳境。

我睜開了眼睛,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半透明化了。
這就是夜精靈傳說中的本能,影遁嗎!?
當時的雀躍真的是無與倫比的興奮。
開心的不小心晃了自己的手臂,自己的身體才又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等你更能運用後,你便可以隱藏自己行走,加油吧初學者,時機成熟後你會來見我的。」語畢,赤裸上半身的威嚴精靈走了出房門。

『謝謝你...我可以換個導...師...』話未盡,我的硬木導師拿起他手上的槌子從我頭上狠狠敲了下去。『痛...』

「接下來,是治療之力還有傷害法術!」硬木臉色鐵青的繼續若無其事的教學,而一旁一身綠的女夜精卻手叉腰,嘴上掛著淡淡的興味,要等著看我們的好戲。

硬木在我面前將雙手握成了拳,口中一邊念著:「第一次看過一個夜精靈這麼笨,應該會的全都不會。仔細聽好,治療之力是召喚著身邊的自然能量,轉換成治療之力(Healing),匯集並轉移到自己或他人身上,憤怒法術也是,不同的是。攻擊法術要將自然能量的轉移速度加快,並且在最恰當最快的時間轉移出去,那就是所謂的爆擊!有時是可以一招斃命的。」

「就像這樣。」硬木握拳的雙手,周圍就如同當時薩萊恩所施展的憤怒,在雙手周圍居然出現了環繞的綠光。

「唰!」的一聲,我的周圍即充滿著綠樹的芬芳,原本被硬木所痛擊的頭居然漸漸不痛了!「這叫做自然之觸。」硬木在示範的同時不忘了講解。

「接下來,拿筆記好,憤怒的咒語為【Sên Lin Tê Ch'iao Yü Fên Nu】,你必須練習如何加快轉移能量。最後多試幾次你就能自然掌控,甚至可以增加你的暴擊機率。」硬木完整的示範了憤怒和自然之觸後,他甩甩手道:「去練習練習吧,不懂你再上來問我。」隨即便轉過身,連一眼都不願看我。

我踏出了門外,興奮的從硬木的房門口順著斜坡衝下了那高聳冗長的木頭道路。
心裡雀躍著自己天分之高,一個看似困難的影遁一下就學會了,已經達到了可以騙吃騙喝的境界了。

在開心之餘,我也警惕著自己得趕緊去練練自然之觸和憤怒,等到都可掌握,說發即發,我想我接著就可以走遍天下了!
去~我還以為會有多難學勒!

帶著雀躍的心情走進了道路盡頭的樹叢,看到一群群的橘色小妖精正在火堆旁跳著舞。那火堆旁的小妖精有著尖尖長長的鼻子,手上的爪子佔著整體上的絕大部分。

嗯,就是你了,我的憤怒第一砲!我默默的告訴自己。
接著就將自己的雙手握拳,試著讓雙手感受附近空氣的流動。
綠光果真順利的出現在我的周圍,鬆開雙口,從身後翻起剛剛硬用注音符號寫下來的筆記,默念了幾遍,隨後重新匯集能量,順便大喊著:『哈哈哈,我一定是個天才』,我迫不及待的將手中的能量轉移到一只最靠近自己的小妖精身上。

『嘗嘗看我的憤怒吧。』就在那一瞬間,手中的能量球片成了一片綠光籠罩在一隻小妖精身上。

只見小妖精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看來...傷害還不夠。』
我又試著重覆著剛剛的動作,跟著妖精玩起追逐戰。
但小妖精依然精神百倍的追著我跑,但沒有預料,地上的一塊小石頭讓我和小妖精的拉鋸戰,就在剎那間告了一段落。

眼見小妖精跳了起來,手上的爪子便要從我臉上劃下,一個黑色身影擋了下來,在我們之間。
隨後只見小妖精【咻~】的一聲被踹飛,飛了好幾十哩遠...

出現的救星,是個人面鹿身的森林精靈。
她有著精靈般的長尖耳,也有著一個正常女人的上半身。
包括那...渾圓的女性特徵,但卻有著鹿的四肢,她瞪著我,神情非常憤怒。
「是誰指使你去干擾這些生靈,夜精靈。任何生靈的存與亡是不能被另一個生靈所左右的。」她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情勢使然,如果再不替自己辯解我將會命喪與此,突然想起遊戲中好像有這麼一個林精任務,我便靈機一動。

『這些妖精,是被這東西影響,進而魔化轉變得會攻擊人的,我隨意抓起地上的一個苔癬植物。』沒錯,遊戲中的設定,在漸漸腐化的森林之下,萬物都變得嗜血且狂亂。所以正常遊戲程序來說,這個林精理應要我去蒐集魔化的證據,才要去找妖情的碴,但不一樣的是,我自己先跑去找了妖精的麻煩,所以一直注意妖精的林精才會把妖精踹回去火堆旁,進而跑來找我算帳的。雖然林精好像沒發現她踹的那一下,其實並不小力呀。

雖然順序顛倒,但任務道具應該也可以通用吧。
眾神明呀,你們可要保佑我呀。

林精在聽了我的胡謅後,愣了一會突然道:「你知道?我是在猜有可能有個促使他們魔化的原因。說實話,你令我括目相看,夜精靈...不過我有個疑問,你為什麼要召喚自然之力去治癒他們?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卻因此變得更狂怒。我以為你是故意這麼去做…」

什麼治癒?自然之力?該死的,我施法施的太開心忘記硬木一直強調要讓自然之力運轉了,不過還好這次將攻擊法術唱成治癒法術,否則今日假使是我先動手傷害妖精,那被那精靈雙腳踹飛的人應該是我...

還好,真的是好加在。

心有餘悸的我,心裡正盤算著怎麼全身而退的同時。這只森林的精靈,開始專心默默的觀察著我隨便塞給她的苔癬仔細觀看,想不到那隨便呼嚨來的魔化苔癬,卻成為了我的保命物呀,而我...也趁林精正在研究呼嚨魔苔時,躡手躡腳的溜了。

誤打誤撞,想施展憤怒,卻施展成自然之觸的我,邊走邊思考問題發生的原因,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練習的地點還是離這裡遠點好,不然再遇到那個林精來攪局,我可是練不成又吃不完兜著走呀!

朝著森林的北方繼續向前走,突然見到前面不遠處有個詭異且巨大的洞穴。
哈,我記得,這就是遊戲裡的蜘蛛洞了吧。

我伸了個深呼吸,也在吐氣時走進了洞穴的門檻。
人家說人在危機的時候,都會突然發揮出本能的潛力。

拿著這個安撫自己漸漸湧上的恐懼情緒,拿出了玩遊戲蠻橫衝撞的本能。
又深吸了口氣。
但隨後又想到遊戲中死了可以跑魂撿屍體,那...如果我死了呢?
搖了搖頭,試著丟開這恐佈的悲觀思想,腳步踏著的就又一步步的邁進更深的洞穴中。

而在陰森恐怖的石洞中,我一個人慢步走著。
嘴邊一面練習著咒文,一面回想著薩萊恩或硬木召喚憤怒的景象。
仔細想想,兩人的憤怒其中雖然有些些微的差異,但卻又有共同之處。

我伸出雙手將周圍的綠色能量試著集聚。
最後甚至像握大籃球般。
必須將捧著能量的手撐的越來越大,才能囤積雙手中各自的兩個能量球。
我又驚又喜,更集中精神試著練習著掌握手中的能量。
在轉移注意力中,我也忘了當初進來洞穴的莫名恐懼。

此分類上一篇:不同的世界之三
此分類下一篇:不同的世界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