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老的良藥、保護動物鞏固森林、與薩沙理安的懈逅

離開了凜風峽灣,回到了北風凍原。原本那些被我冰到冷凍庫的任務道具,終於又重新的被我拿出來解凍了。



『雪,過來一下。』璘夜突然停下腳步站在了原地。

『怎麼了?』騎著坐騎又有本身跑數加成的15%,正飛到天邊中又折了回來。

『我包包滿了,這些東西給你好了。』璘夜丟了個剛剛撿到的綠色裝備到交易視窗。



『妳包包怎麼這麼快就滿了,剛剛不是才清過?』雪點著交易完成的物品,思索該如何處置這些物品的時候問道。

『就一大堆雜七雜八的東西都堆著啊。』璘夜關閉了視窗,召喚著她心愛的白豹。『像是奈辛瓦里的耳朵、釋放小長毛象的錘子那些的…』

『那不是北風凍原的任務,你還沒解完喔?』雪驚訝道。看了看凜風峽灣已經快解完的任務…『難怪你包包總是這麼快就滿了…』

長生不老的良藥

所以為了清我的包包…嗯,是為了北風凍原正受苦的百姓們,我又重新踏回了嘶軸簡易機場。打開了任務選單,想起了當初答應小地精殺掉梅卡佐德,以終結被當成機器奴隸(Slave)的生活。不過長生不老還真是一個非常引誘人的交換條件,梅卡佐德曾經答應過這些小地精永生,移除這些小地精們的「血肉的詛咒」,所以這些小地精才會心甘情願的接受梅卡佐德的改造,讓他們變成機器不像機器,人不像人的模樣。不過我個人認為,這些小地精會不會單純的太可愛了點…我光聽這些故事,就發現梅卡佐德是別有居心,是詐騙集團了…

到了梅卡佐德的房間,我隨意翻了翻他桌上擺著的手冊,發現原來這個梅卡佐德也是個泰坦迷。真是個虔誠的泰坦徒呀。

聽到了腳步聲,轉過了頭,一隻大機器人走向了我。

齒輪大師梅卡佐德說:孩子,你在找我嗎?璘夜,你為什麼要殺我?我不過是想幫忙而已。既然我已經被重新組裝完畢,我們又能重返完美的年代…泰坦的年代!但是,我從你的眼睛中看出,你的脈搏中聽見,你將無視我所提出的不朽生命而毀掉我!很好,事情走到這步田地讓我萬分痛心,我把你們每一個視如己出。如果非不得已,我會殺掉你們!

這個沉浸在自己幻想中的機器人…後來就在我的爪子下永遠毀掉了他的夢想…其實我也是不願意去毀掉人家的夢想的…不過我反過來幫助了地精的願望耶…所以聖誕老公公,要記得發給我禮物嘿!我要新鮮的冬青喔!聖誕帽也可以啦!

保護動物鞏固森林,D.E.H.T.A.我最愛

完成了嘶軸機場內這些小地精的訴求,拿著一直堆在我包包的錘子,踏上了那看起來很豐富的草原上,完成那D.E.H.T.A.的委託去拯救那些小長毛象囉。

每每走進一隻被獵人陷阱害著,受困著的長毛象,牠們的叫聲永遠都令人覺得寒顫,思索那些可惡的獵人!朋友們,讓我們一起保護動物,保護流浪狗!




拯救了一些可憐受困的長毛象,原本高興的告訴D.E.H.T.A.的大德魯依我救了多少隻小長毛象。大德魯依微微笑著,接著說『雖然你英勇地拯救了許多小象,但它們大多數依舊會死去。你要知道,沒有一個照顧的人,這些小象得在荒野之中自己求生。但現在有個方法!能幫助那些倖存的!此地北方的長毛象原野上,靠近沸水之池的邊界,你可以找到『巨獸』庫諾克:一隻古老而睿智的長毛象。帶著長毛象孤兒去找庫諾克,他會知道該怎麼辦。』

大德魯依交給我了一隻小象,小象乖巧聽話。而且一直黏著我,要不是有任務在身,我當下就忍不注要訓練小象玩接飛盤了。

忍下了那一股訓練衝動,在大草原中,一個巨大的身軀就在眼前…

<你腦海中聽見一個聲音。那是庫諾克。>
『你的名字在風中流傳,璘夜。你對我的族類貢獻良多,為此我們將你視為盟友。唉,想要終結我們的苦難就免不了流血與暴力。長毛象平靜的代價就是死亡……』庫諾克似乎露出了痛苦的神情『你無法單獨擊敗那隻該為屠殺我族負起責任的生物。凍原的長毛象將會幫助你!前往平原冒險並找到一隻公長毛象。他將會讓你騎乘並控制牠的行徑。騎上牠並在北邊卡烏的棲息地找到卡烏。同心協力,你們將會是促成卡烏死亡的那隻手。』

終於,在騎著長毛象找到卡烏,但是卡烏好像壞掉了,不管我在他身邊跳來跳去,還是用起技能挑釁他,他都不理我。回報了傳說中的GM…也沒有回應…本來想要放棄任務了…後來腦筋一轉,當下解除了長毛象的坐騎,嗯…長毛象跑得好快…所以我索性又再找了一隻長毛象,前去找卡烏。總算…卡烏打我了XD

當卡烏倒地的那瞬間我的任務也完成了。

與薩沙理安的懈逅
還記的原先在驍勇要塞外頭走動,突然有個NPC對我說,旅店裡有個女孩在問我的事情。而她的名字叫做蕾瑞莎…好奇心驅使,我便也前往赴約。在旅店裡見到了蕾瑞莎時,她那開心似找到浮木的眼神,我想我不會忘記…她告訴我,她有個哥哥受到徵召前往驍勇要塞。但卻已經音訊全無好幾年,她散盡了家產只為了尋找她哥哥薩沙理安,但地方官員總是阻擾她,甚至威脅她如果繼續四處追查就要拘捕她。她表示我現在正受著高層青睞,所以想請求我的幫助…

於是我先從與蕾瑞莎哥哥一起出征的友人威廉‧愛勒頓下手,蕾瑞莎告訴我她知道威廉正在駐防遠郡礦坑,當我前往時,威廉‧愛勒頓已經變成了屍體…身上沒有任何爪痕或咬痕,留下的線索為脖子上卻有著被利刃劃過的痕跡,以及一張寫著威廉‧愛勒頓名字的招募卡。

蕾瑞莎像是經驗老練的走到哪都會有命案的偵探一般,翻開了一本書,我推測那應該是軍隊招募總帳…這女娃兒真的是太神了,連這個都能搞到。就在日期的幫助下,看到了薩沙理安被分配到的單位…S單位!但詭異的是,其它的都是已聯盟城鎮來命名,只有這個不一樣。

後來打聽,旅店中的一個老人寇爾本可能會有我們要的秘密…這個寇爾本本來是個把軍隊當成生命的偉大軍官,當時不論什麼將軍、單位、軍旅、派遣隊的名稱,只要說得出來的他沒有一個不知道。棘手的是不知什麼原因,他的心靈已經傷痕累累…導致不願跟任何人說話,於是我和旅店老闆串通,拿了些庫爾提拉葡萄酒想要帶他回到身為海軍的時光。

果然灌醉後,他抬頭看著我。『嗯嗯嗯…不會太苦…不會太澀…就像過去的日子一樣,和小伙子一起在兵營的日子。』頓時我心中充滿著過關的聲音,賓果賓果的響著。於是我趕緊問他有關S單位的事情,他皺著眉頭努力思索著。『S單位…S單位…嗯嗯…沒道理…應該是以城鎮命名的才對…夜色鎮被派到了龍骨荒野。閃金鎮的壯丁被派到了峽灣。我是在哪聽到的呢…喔,對啦…逃兵!兵營監牢裡有一個逃跑者。前不久才被抓進來。一直說著「S」代表自殺的意思。』

於是我將剩下的葡萄酒通通丟給了那名寇爾本後就出發到了監牢中,總算尋找到那名逃兵。『聽著,璘夜。沒有冒犯的意思,但是他們讓薩沙理安主導的攻擊行動根本就是自殺。我們其中一些人之前對天譴軍在這個區域裡最大的營地發動攻擊。你可以說我瘋了,不過襲擊一個在奈幽蟲族的瘟疫都市之外的天譴軍團通靈塔,可不是我喜歡的事。如果你還是想找到薩沙理安的話,我們原本應該跟著一個叫做阿泰卡,在卡斯卡拉的巨牙海民往東北前進。祝你那個蠢差事順利啦。』

告別了蕾瑞莎,並允諾我會隨著線索繼續尋找薩沙理安。一路跋涉到了卡斯卡拉,阿泰卡告訴我。『你尋找的人已經去了遙遠的東方,越過昂紐沛,在一個靠近海岸叫做死亡看臺的地方。如果你要找他的話要小心,璘夜。他帶著卡庫特的印記…看照死者之神。』旅程到這裡,總算看到這些執行S單位的隊員們經歷多少苦痛…

到了死亡看台找到了下士維恩,他告訴我他們的情況相當不樂觀,薩沙理安已經到了前線拿下悲嘯通靈塔,而他們負責拖延這些通靈塔防衛者,守住這個位置,所以我又當起了廉價勞工幫忙減輕了一些壓力…殺了一些防衛者。『好吧,璘夜,你幫了我們一把…所以我們也得幫你才公平。你在找薩沙理安?他今天早上消失了。我想他去了北邊的悲嘯通靈塔。如果我們沒有肩靠著肩作戰過,我可能會把他當作是叛徒。你瞭解吧,他是個死亡騎士…我知道他們是站在我們這邊的…但是不久之前他們還是阿薩斯的僕人。但絕非薩沙理安,他是個好人。去悲嘯通靈塔看看他是否安然無恙吧。』

就在今天總算在通靈塔上尋得薩沙理安的身影…他正鎖著一名巫妖…『蕾瑞莎…正在找我?你得幫助我,璘夜。我們一定要在她受傷之前結束這一切。』我看了看四周,一名名的通靈者一個個的逃了出去,看來這個薩沙理安能安然無恙,必有他的得人之處。『沒有時間閒聊了,璘夜。我被派來進行這個本應是自殺的任務:佔領這座通靈塔。但我已經完成了身為士兵的職責,現在是時候找出些答案來了。這個巫妖有我在尋找的情報,但我沒辦法傷害他的肉體來逼供。巫妖將他的靈魂藏在骨匣中;找不到骨匣,我就無法從它口中刺探出情報。回到營地去找我的愛馬薄暮,她會帶領你找到骨匣。把它帶來給我。』

騎著那讓我很想占為己有,但是居然帶我去到地點後自己漏跑的薄暮,所以順利的拿到了藏在湖底的骨灰,交給了薩沙理安。為了不讓聖城的天譴軍團發現異狀,所以我帶著路瑞德(還是他的頭骨?)去聖城殺了數十名天譴軍團去引開他們的注意力。拖延時間讓薩拉理安可以使這個巫妖吐出些他想知道的資訊。



看了看巫妖和一旁跪倒在地的伊希多魯斯我嚥了嚥口水,心想著『還好那跪在地上和被薩拉理安囚禁的不是我。』

回來後,總算看到了喜訊,巫妖已經招認了,恩吉拉的高階祭司有進入納克薩那的秘密,所以我被託再次前往聖城去三座尖塔拿回祭司身上的捲軸,那些祭司真的很會躲,把鮮血尖塔的怪和球球都殺光光不知道幾次了,他還是不出來…後來發現去樓上的路才知道,剛剛都在做白工…不過在苦痛尖塔的時候遇到了種子,我們一起幫忙彼此把沒解完的捲軸一起解完,總算順利的把任務完成!『我以死亡之軀服侍阿薩斯,是因為我沒有選擇。他宰制了我的意志與我的身體。詛咒神教以血肉之軀服侍阿薩斯…是出於自願。現在我們知道如何使用這些真言來進入納克薩爾,我們可以終結這場邪教瘟疫。前往恩吉拉,並且在浮空要塞下方尋找傳送寶珠。往上爬並且在頂端與我會合。以你所有的勇氣武裝自己,我們也許無法成功逃出生天。』


看了看一旁也被委託這個任務的種子,於是悄悄的問了他是否願意一起前往,種子答應了後,我們又一起走向了聖城。並傳送上了高台。

這時也看到薩沙理安早已經在定點等著我們,隨著薩沙理安的腳步走向前,巫妖王的影像又再一次的顯現在了眼前,而這次令人驚訝的,蕾瑞莎也出現在這裡,這時剛高漲了我們的戰意,心中充滿著一句話『你這狠毒的巫妖王,連一個無辜的平民你也不放過。』

薩沙理安大喊:蕾瑞莎!你這精靈惡徒,你對我妹妹做了什麼!?

巫妖王的影像說:真是個驚喜,薩沙理安。好幾個月以來我未曾聽聞莫格萊尼或其他死亡騎士的消息了。你是要再次加入天譴軍團,對吧?

薩沙理安說:我遲早會割斷自己的喉嚨,阿薩斯,你也將為你對自己的部屬…以及對我…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我發誓!

瓦拉納爾王子說:大人,請容我對付這些入侵者吧。我會把他們的內臟拿去餵蛆。

巫妖王的影像說:不要讓我失望,煞婪。把這蠢貨的頭像帶回寒冰皇冠,否則,就不必回來了。

巫妖王的影像消失,戰火一觸及發,經過一番打鬥後瓦拉納爾也終於趴在了地上。一旁的阿爾洛斯將軍和蕾瑞莎仍在原地。

阿爾洛斯將軍:怎麼回事…我怎麼了?啊!我感到頭暈目眩……

蕾瑞莎大喊:薩沙理安!你還活著!

薩沙理安說:蕾瑞莎…妳…妳沒事!

蕾瑞莎:別再離開我!你希望能為了你的家園奮戰,但是他們根本不想要你!他們派你來送死的!
薩沙理安:妳也許是對的,妹妹。我對吾土與吾王的責任已盡。但是我對自己卻還有所虧欠。

蕾瑞莎:我認得你那個眼神…我是不可能說服你不要去的了。如果你又送命…

薩沙理安:別擔心,蕾瑞莎。事情結束之後,我會回到妳身邊的。世上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止我回到唯一的親人身邊。

很感人的兄妹相逢,所以我們也默默離開了。

最後來看看一些圖片吧。
雪白獅鷲獸,果然很美。
在東方國家的(Oriental)遊戲中,總是也有著夢幻的坐騎,但是東西方的畫風還是有些差異呢。

打副本的王,牠看起來好像某種鳥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