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同人」不同的世界之三



『呼...呼...呼』

這野豬是怎麼回事。
跑的這麼快,長大立志要當山豬是嗎?
山豬肉比起飼養豬的肉更有嚼勁,是真的不錯。
等我醒來,我一定要午餐吃豬排便當,晚上吃豬排!

當然,有山豬肉更好。

在我這個夢境魔獸世界生涯中,怎麼第一個任務就解的這麼悽慘。

戰況激烈的讓我都不敢承認那是我的進度了。
是的,我居然連一隻小笨豬都打不死...

反觀伊爾薩萊恩的戰況,卻順的許多。
一下一隻,充分了發揮了那NPC BUG的能耐。



咦...我怎麼那麼傻,既然那憤怒看起來挺痛;我又已經想離開這個還不醒的夢...
那何不乾脆...
我悄悄的走進了薩萊恩的身旁,看著他對著新的小夜刃豹唱起了咒語。

小豹豹,危險!!!!!
是的,我做了這輩子從沒做過的傻事。
我用這輩子跑最快的速度,衝向並抱起那隻小夜刃豹。

薩萊恩急著想中斷詠唱,但憤怒卻也在同一時刻朝我衝了過來。
耶!!我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痛...』
眼前的視線漸漸模糊,也漸漸的越來越暗,我想這下該醒來了吧。

「這旅行者怎麼會傷的這麼重,這傷不像是附近的猛獸襲擊...不會是?」
「不...不是,是我。我沒注意...不小心傷到他。」薩萊恩自責的咆嘯。

「小聲點,別吵醒他了,等我治療完痛苦會減輕些。」一名女子道。

嗯...這覺睡的可真累,怎麼全身都這麼痛,骨頭好像快散了似的。
我睜起總算可以醒來的雙眼。

嗯...有藍光?
眼前豎立著一個木頭的支柱,支柱上頭有著鐵鍊吊了盞小燈,藍光便是從這裡散發出來的。
周圍散發著淡淡的木頭香...我房間不是油漆水泥嗎?我睡昏頭了?
我站了起來,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周圍。

木頭?木頭椅?兵器架?一個熊的雕塑?這是哪?
我的房間呢?
熊的雕塑?怎麼好像在哪見過。

「你醒啦!」一個留著紫色短髮,穿著綠紫色長袍的長耳女人走向我。
這又是另一個夢境?我是怎麼回事?長耳女人?她的臉上還有著和她髮色相當的紫色面紋?
「你被薩萊恩抱了回來,當時看到你全身是傷,差一點認為你活不了了呢,不過還好,月神的保佑和我的治療,你只睡了數天,是沒有什麼損傷的,你醒來真是太好了!」長耳女人高興的拍了拍手,活潑的輕輕的跳了跳。

呃...現在不是看女人的時候,這怎麼回事,剛剛她談到薩萊恩?
我還在這個夢境?

「太好了,你醒過來了,這真是月神的恩賜。」在房間的一端傳上來了腳步聲。

又...又是那個看到爛的薩萊恩?
這個夢怎麼這麼詭異...
『怎麼又是你?我想醒來,我餓了,我渴了,我要吃山豬,不...這不是重點,我到底要在這該死的夢裡待多久?』
我終於喊了出來,不顧一切。

「這不是夢...你是醒著的,可憐的旅行者,看來你受到驚嚇了。不過月神恩賜了你,已經沒事了。」一旁似乎是牧師的紫短髮女人想試著安撫我。

『什麼沒事?什麼月神,我不是夜精靈,我只是個宅...』

薩萊恩忽然從身後摀住我的嘴。
接著在我耳邊悄悄的警告:「旅行者,最好不要亂說什麼你不是夜精靈的話語,否則即使你有著紫羅蘭膚色,也會被當作血精靈流放。」

血精靈和夜精靈其實原本是相同的高等精靈,但後來卻漸漸的分了歧。
戒掉魔法的精靈,因為長時間生活在森林,成為了夜精靈。
仍然渴望著魔法的精靈,也在凱爾薩斯王子的帶領之下,離開了聯盟甚至加入了納迦和伊立丹。

故事很長很長,總之在一萬年以前,夜精靈和血精靈早就不相為盟,也各自踏進獨自的領域。
更不用提納伽和曾遭亡靈軍團毒手而成為不死族的席瓦娜斯了,總而言之,現在就是各自為政,管它千百年前是一家了。

『你說...我有著紫羅蘭的膚色?』我重覆著薩萊恩的警告,那是多麼令我震驚的話語,我驚悚悄聲的碎唸著。
『...我變成了夜精靈?』
薩萊恩見我絲毫沒有反抗,或是更大聲的喊叫,他也鬆開了摀住我的手。

我緩緩的走下了半小腿長的台階,台階下的木頭地板還有一個連接著下一層的斜道。
原來這是奧達希爾,幽影谷許多訓練師建築物...

這怎麼回事,我已經搞不太清楚是真實還是夢境了。
但我不得不否認,身上的痛楚感,自己紫羅蘭色的雙手...還有雙腳與木頭地板的接觸感,是這麼的真實呀。

我奔跑了起來,我不知道該跑向何處,我想親眼看看自己...。
否則我不相信,我也不能確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跑出了奧達希爾,跑向一大片樹叢裡。
好多好熟悉的場景,但那些以前都是出現在我的電腦螢幕裡。
我不知道繞了幾個看不見頂的大樹,最後我跑到了一潭湖水前。
周圍豎立著幾朵橘紅色的大花,我記得...那是任務物品,現在卻切身出現在我眼前。

但我不開心,不興奮,更不懷念。
你知道嗎?我可以碰觸到那花。
我聞得到看得到,但我覺得一點都不真實。

我蹲下來看著碧藍的湖水,很顯然的,被風吹動的湖水它毫不欺瞞的映著我從沒看過的自己。
白色及腰的長髮,宅男不應該有的壯碩手臂。
還有那長長的尖耳,不管我怎麼捏怎麼拔,都撕不下那面具也摘不下那長耳。
我甚至懷疑著這是哪個牌子的強力膠居然有著這麼優良的效果。

我替自己解釋著水中的倒影不是自己。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要是我回不去了怎麼辦?

雖然說宅男生活很墮落也令我很自我厭惡。
但在這一刻,我多想回到那熟悉的過去。
畢竟這個世界的一切是遊戲,這只是遊戲啊。
我無法想像我在這要怎麼生活。

「旅行者!我還不知道要怎麼稱呼你。」我轉頭,又是那恩人兼肇事者的薩萊恩走了過來。

為什麼是肇事者,我身上隱隱的痛楚,不是他是誰的傑作,雖然是我自己白目。

薩萊恩走到湖水旁,跟著我坐在湖水邊。「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也許你真的不是夜精靈,我也知曉你並不是個壞人。甚至很欣賞你,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會不忍對小夜刃豹下手,我一直覺得接管平衡者的職位是理所當然,但卻沒想到實際上是很殘忍的...你不顧一切的去保護小夜刃豹,定是無法忍受我這麼殘暴的行為吧。」

呃...這薩萊恩好像誤解我誤解的很大,我只是想醒來呀,不過算了,誤會就誤會...。

「但我想告訴你,不管你是誰,我相信你會來這裡是個安排,不管是誰的安排或原意如合,也許是你有你該去做的任務,有屬於你的使命。就像你在這裡的出現,讓我瞭解了自己對這個職位越來越疲憊的原因,這...不應該是一個夜精靈該有的想法與行為。這是不對的,我們不該控制大自然。」
我看得出薩萊恩很開心,也許這NPC在給予我們這個任務的同時,也很掙扎吧。

是啊,也許我來這裡是某某天神要來改變我的天生宅男基因。
誰叫我不比誰來的有成就,或比誰來的會唸書。
也許...我能在這裡闖出一片天?更或許我還有機會回去?
我是一個要試著闖闖,否則一直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也許,把這裡當作是旅遊如何?

『薩萊恩,謝謝你的鼓勵,我會試試看的。』我站了起來。
也許,我可以試著用一個夜精靈的角色在這裡生活下去。
要是能回去,說不定把這個經驗告訴暴風雪,還能成為裡面的員工呢,哈,我怎麼那麼聰明。

「旅行者...?你想開了?」薩萊恩好像被我突然變化的情緒嚇了一跳。
我趕緊收回了作白日夢又內含著充分奸詐的笑容。

『叫我玄昊,我的本名是殷玄昊。』
嗯,讓你們看看我殷玄昊宅男的功力吧。
這些遊戲任務我可是老早摸熟看透了,地理位置也老早是個萬事通。
說不定...有機會可以看看皓雪呢。

不過...最後一次讓皓雪下線的地方,是在達拉然呀。
那好歹也要70級才能去的...還不知道能不能請法師幫忙開門呀。
不管了,殷玄昊,既然都來了,就當作是玩遊戲的去生活吧。

連睡覺都在遊戲裡。
你可真是標準的宅呀。

第一次,我面對自己的生活這麼樂觀。
也許,這裡才是我最真正熟悉的地方吧。
比起那爾虞我詐的社會生活,這裡也許更單純。

不對,我可是半點達納蘇斯語,還有什麼法術技能的都還不會呀。
這樣是要怎麼解任務?
我拿起身後,從薩萊恩身上坑來的木棒搖搖頭。

只有這個木棒?唉~怎麼我不是出生就可以滿級,或是當個死亡騎士也可以呀。

P.S死亡騎士是創角色後就從55等級開始。

忽然聲後幽幽的傳來了薩萊恩的聲音。
「玄昊,你去找瑪丹特‧硬木吧,他是德魯依的訓練師。我看你這麼熱愛自然,也許你可以試試當個德魯依。」
薩萊恩說完點了點頭,自滿自己把我歸類到德魯依,是怎樣?
魔獸世界的NPC也喜歡當分類帽?
這不是哈利波特呀!

接著薩萊恩不知何時拿了一把木棍,並把它遞給我。
我收下,仔細看看這木棍,木質果真比原本的木棒好,大概是什麼檜木的木材吧。
真是的,老是藏些藏家寶,難怪我偷拿走你的木棍還不痛不癢的不找我討。
「給你,打算退休也用不到了,你拿去吧。」

不過薩萊恩真的要辭職啦,不知道暴風雪發現NPC不見了會怎麼樣?
薩萊恩,千萬別說是我慫恿你的呀!

P.S暴風雪:魔獸世界的研發商。

裝備在遊戲中是很重要的,所以我畢恭畢敬的還了原本的簡易木棒給薩萊恩。
並把這個新武器重新繫在腰帶後。
薩萊恩揮了揮手,好似丟下了什麼重擔,霎時有種上了賊船的怪異感。

但我還是和薩萊恩揮了揮手,打算走回奧達希爾。

「去找瑪丹特吧,也許他可以幫你惡補一下憤怒。」薩萊恩語重心長的補了後頭這句話。

此分類上一篇文章:不同的世界之二
此分類下一篇文章:不同的世界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