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精飛行器、矮人的考古學、維酷族

離開了冬鰭避居地。
望著身上的任務記錄筆記本。
便又開始一個個的完成任務。

像是,簡易機場附近沸水之池的『尾旋』艾基‧榫栓。

因為他丟了些微縮影片。
被一些沾染油汙的狼群吃了。
所以他也就給了我一些肉塊。
要我丟給狼吃。



為什麼要給肉塊呢?

嗯…這是個很尷尬的問題。
就是用些肉塊吸引飢餓的狼。
接著靜靜的等待時間的處理。


然後呢,我就可以蒐索那些膠捲的副產品XD

更令人傷腦筋的是,艾基居然把他的狼便便夾忘在簡易機場了。
所以他要我用傳統的手法處理
什麼是傳統手法呢?
沒錯,就是翻便便= =


不過這些地精飛行員也太不小心了。
但他們似乎也是損失慘重。
地精給我的印象是較為科技的。
相反我們夜精靈,就較為崇尚大自然。
我想我們德魯依的忠旨也是這樣的!

『尾旋』艾基‧榫栓是一位空軍指揮官。
他現在任務是負責找出所有他麾下飛行員的徽記。
也許這是他們身為飛行員的使命。
但那些飛行員,卻再也不能親手把自己身上的徽記交回去了。
『尾旋』艾基‧榫栓也受了傷,所以不能離開安全區域。
嗯…所以我也幫忙扛下了這個責任。
幫忙找6個小地精身上的徽記。


後來,我收到了朋友來的訊息。
他們晚上打算一舉進攻俄特加德要塞。
所以我放下了手邊的任務,想先到俄特加德要塞附近逛逛。
就在瓦爾加德我遇到了貝爾川-麥克索夫。
如果說地精是科技、夜精靈是大自然,那矮人就是考古學出名。

貝爾川-麥克索夫是個考古學家,當他們正慶幸著。
離大突破只有一步之遙時,他們遇到了怪物。
而他是唯一一個回到附近村莊瓦爾加德的人。
但我想,他似乎不怎麼在意他的組員。
他神情似乎還留連著神器…

進入了龍顱村,四周果真充滿著危機。
我看到了普爾羅伊,那是貝爾川-麥克索夫在逃離時,最後在他身邊的夥伴。
似乎來的太遲了,普爾羅伊已經死去,但他手中緊握著一本日誌。
上面寫著:
給撿到這本日誌的人
這些嗜血的混蛋佔領了龍顱廢墟。他們倒底想要什麼,或是他們為何而來,全都是謎。不管怎樣,只要那些畜生還在附近,神器就不安全。齊德和我在躲藏時有了新的發現,一個可以解釋石板的密碼!很不幸的是,齊德和我昨晚深夜失散了。密碼在他身上。石板則在葛倫費德和迪剛恩那。位置不明…
去找齊德。
-普爾羅伊

我找到了齊德,但他似乎被準備當座狼們的食物…

但我發現了齊德留下了一些文字:「墓窖內的葛羅和迪。身上有密碼跟石板。

所以我前往北邊的墓窖搜索。
矮人們對於考古學的狂熱,可真是令我敬佩。
他們可以不顧生命的危險,只為了發掘。
或許這就是考古學家們所保有的榮譽吧。

找到了藏在牆邊凹處,蹲著的葛羅倫費德。
在談到迪剛恩的時候,葛羅倫費德悲傷的搖了搖頭。
他告訴我,迪剛恩被掠龍酋長捉到了墓窖深處,似乎是要獻給「恐懼國王」的祭品。
並告訴我,密碼就在迪剛恩的鬍鬚中。
我很訝異…原來矮人都把東西藏在鬍鬚中XD

蒐集好了石板,葛羅倫費德告訴我,沿著走廊,走下樓梯。
迪剛恩就在樓梯底部的房間。
找到了他,他似乎很開心。
但他告訴我,那些該死的野獸第一個檢查的就是他的鬍子。
鬥士的首領將它奪走,而他名為歐路夫。
他要我別擔心他,因為他們差一點就能找到人類血緣中失落的環節…
嗯…真是非常標準的考古學家。



當我拿回了石板和密碼。
葛羅倫費德看起來心情不錯,且慶幸著這場災難只有兩個人犧牲。
讓我忘掉,在之前找到他時,他傷心哭嚎的聲音。

他用了一件破衣服把密碼和石板包了起來。
並要我帶著他給瓦爾加德的麥克索夫。
當我提到他該怎麼辦時。
他還很冷靜的告訴我,沒問題的,他都能撐那麼久了。

在回去之前,我也幫忙了瓦爾加德的法師、聖騎士和牧師們逃跑。


那些士兵提供了一些消息,那些攻擊瓦爾加德的怪物自稱為「維酷」。
居住在龍顱村的部族由一個叫做雅尼思的祕法法師領導。
而他是一個叫做「盜掠者」因格瓦的維酷人手下。
使用了一個薰香。
這些維酷人就似幻影一般出現。
在一間房子裡面我看到了兩個維酷人說著話。

古老的男維酷說:所以我們也被詛咒了嗎?諸神遺忘了我們!我們必須在依米倫發現之前解決這件事!(指著嬰兒)
古老的女維酷啜泣著:不!你不可以!求求你!那是我們的孩子!

在這裡,我看到了巫妖王的幻影,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維酷人是一支擁有二分之一血統的戰士種族。
有一天在毫無預警的情形之下,維酷人消失了。
聯盟在瓦爾加德建立了軍事集結地。
但是他們沒有預料到,維酷族重返了。

後來我和朋友們一起去了俄特加德要塞。
我們莽莽撞撞,慢慢摸索著每隻王的打法。
我也從攻擊者的角色,變成了主坦。

發現了最後一王「盜掠者」因格瓦,而我們也終結了他的生命。
(要閃斧頭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