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貝文集│故事

文/飛貝●圖/璘夜



在某處,有一座平實又不失氣派的莊院,位於離鎮上不遠的郊外。



           是夜,莊主惑艾的大女兒咏河出嫁,喜宴席上賓客滿堂,熱鬧異常。

新郎是已故的莊上武丁教頭華葉的兒子,亦是現任的武丁教頭。

所有人都高談闊論這對佳偶如何相配、簡直是天作之合。

未幾,開始行禮,新郎華博站在堂前,看著新娘由媒人牽進來。

但在場有不少賓客留意到華博那一張沒有一絲笑顏,神情凝重的臉面。

           一身紅色傳統新娘嫁衣的咏河連視線也被頭上的紅巾擋著,沒看到華博表情的她現在心情是既緊張又激動......

在媒人相伴之下,咏河終於行到華博的面前。

媒人高喊:『一拜天地!』

咏河正想照著媒人的說話做時,華博忽然從側邊走到前面,以雙手緊握著她雙手,

『對不起。』咏河只聽到華博這句聲音很低,僅僅可以聽到的說話...

華博瞬即放手,咏河心裡沒來得及反應,只懂直覺的伸手想抓住華博,但華博之快已跑出門外。

抓了個空的咏河更跌倒在地上...

禮堂上霎時亂作一團,人聲混雜擾亂之至。賓客有的鴉雀無聲、有的竊竊私語、更甚是大吵大鬧,說要幫忙抓回新郎。

咏河父親惑艾盛怒可想而知,但他只是黑著臉的坐著不動,而娘親李氏及媒人等就立走近想扶起咏河。

呆住的咏河這時心裡就只反覆呈現著在跌倒時,頭巾一下子飛起讓眼睛所看到的情境,華博那雙跑得飛快、

沒絲毫的延緩的腿,決意之心顯然...

**************************************************

           後來咏河先隨娘親李氏離開,而宴席也是不了了之......
惑艾派人找也找不到華博的下落,而看在華葉的面子上,惑艾決定這件事到此為止,不再追究。

**************************************************

歲月隨時間流逝,轉瞬半年過去......

經過那一場仿似鬧劇的婚宴後,惑艾再次為咏河訂下了一門親事。

這次可說是完全靠媒人說媒成的親事,男方是城中富戶默認的兒子,

惑艾和默認有過數面之緣,覺其為人可信,再加上媒人舌璨花爛的口技,自是同意親事了。


            咏河對於這頭親事也沒任何反對的意思,盡管對象的外貌及家勢等全都只是由媒人的一張嘴說出來。

現在的咏河全不在意這些,她只想安安靜靜的過下去。

也是。
自從華博逃婚,婚事不了了之後,咏河的生活就沒有平靜過,流言緋語不絕於耳.....

但最嚴重的莫過於是華博的逃婚之舉,不明因由的一走就是半年......

咏河 由怨尤、生氣到胡思亂想 轉而 心灰意冷,都轉了好幾遍了。

絕‧望‧
咏河 心裡只剩下這兩個字......

**************************************************

           由於 惑莊 距離城裡頗遠,所以今次的親事,咏河將會改在城中某間客棧出閣。

但就在成親前的深夜......

華博忽然回來了,更以贖罪為名自薦親自送 咏河 往城裡的客棧。

更荒謬莫過於是惑艾竟然答應了!

**************************************************

當 咏河 從下人的口中得知時,已是晨早要動身出發的時候。

『回來了!?』咏河第一個反應是

******************************************************
情感搶在理智之前佔據了思想,咏河沒來得及思考,身體已不由自主的往父親惑艾的書房,飛奔過去。

      沒想到在到達書房之前,華博突然出現在半路上,對於這樣的碰頭兩人心裡都有點措手不及。

咏河她慌忙止住腳步,而女兒家的矜持,令她收起一腔激動的感情,只是平淡的看著華博。

盡管外表如此,但咏河心裡卻浮起了連自己也控制不了的祈望... 咏河懷著就這麼些微的一點希望靜候著...

『咏河,我已經向艾叔說了,這一路就由我護送你』華博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般,以平常的語氣說著。

『嗯。』咏河作出了連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平靜回答。

『我先去外面等你』華博邊說邊從咏河的身邊行過,就這樣離開了。

看著華博一個筆直的走了去,咏河心裡忍不住吶喊起來......『這到底算是甚麼!?』

*****************************************************

然後在家人的相送下,咏河上了馬車正式出發,同行的只有華博,

咏河不明白為甚麼父親會肯讓華博護送她,亦想不透為甚麼只有華博一人隨行......

***************************************************

咏河雖然帶著一肚子的疑問,但她和華博兩人並沒有作出任何的交談,就這樣趕了一整天的路......

咏河在馬車內,獨個兒將整件事重複的想了一遍又一遍......

她不是不想問,但說話每到口邊都說不出來,萬一他確是這樣的一個人......


來到了黃昏時份,
馬車停在一林子的旁邊歇息。

      金黃色的晚霞,肆意散發著自己惑人的光芒,令無法思考出答案的咏河依在車窗邊愣愣的看得出神。

四周突然愈來愈暗,紫色的迷霧迅速將周圍籠罩起來!

『咏河!』華博在車外叫了一聲。

因出神而反應呆滯的咏河,這才回過神來意識到這異乎尋常的情況。

她立掀起簾幕,只見站在車前的華博已拔劍備戰,一副嚴陣而待的狀態!

咏河問:『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不清楚。咏河你待在車裡,不要下來。』華博叮囑說。

紫霧愈來愈濃,視野愈來愈窄。

『啊~!!』一聲女子的驚呼,從前方傳來。

隨著女子的驚呼聲,然後是清晰可聽見的腳步聲,但更恐怖的是還有更多的聲響!

不像是人或動物的腳步聲,到底是甚麼呢... 唯一可知的是有多下的著地聲!

沒有細想的時間,發出驚呼聲的女子穿出濃霧,出現在咏河和華博的面前,是一位懷有身孕的少婦。

她一臉恐慌的向咏河這方跑來,但卻不小心一下失腳跌倒在地上!

『救命啊!』少婦向咏河、華博兩人伸著手,悲呼的求救著。

看到是孕婦,咏河立跳下車跑了過去,華博想阻止也來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