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說」不同的世界之二



界之樹所庇蔭那永恆夜暮的境地,腳底下充滿生命力的巨木,及那隨處可見的盤根錯節,漸漸的映入了我的眼簾。

眼前綠長髮紮著馬尾的NPC伊爾薩萊恩,和身旁那天然而成從稀疏葉片映出微弱瑩光的立燈。

這這這...也太熟悉了吧!

以極難看姿勢摔在伊爾薩萊恩旁紅木椅...嗯...一旁草地的我,被這樣熟悉的景色震懾。

這...不就是給一堆殺豹殺蜘蛛任務的夜精靈新手村幽影谷嗎。

怎麼回事,我怎麼到這個該死的地方的?



我到底是醒著還是睡著?

今天的夢怎麼都這麼詭異,人家說作夢是因為腦精神好,所以無意識的自行運作,不過怎麼經歷這麼多驚心動魄,我還是醒不了啊。



嗯,睜開眼睛,睜開眼睛。

我用力的把眼睛撐大再撐大。

但還是只有看到那伊爾薩萊恩皺起眉頭以及掛滿問號的神情。

更誇張的是,他乾脆半蹲在我的眼前,拿起左手在我眼前揮了揮…

我拉下他的手,更認真的思索著。

前一個網聚正妹是夢;現在身在幽影谷的我卻仍舊醒不來!

我是睡前不小心吃了一盒安眠藥,還是躺下床時太用力不小心撞昏了腦袋?



「你好,還好嗎?我怎麼好像不記得看過你,外地來的嗎?你的眼睛不舒服嗎?」

伊爾薩萊恩打斷了我的思緒,喚醒在理智推理現實與夢境的我。



『Yes,I come from Taiwan.,你聽得懂嗎?哈囉,嗨,喔元氣得司嘎?』如果這是夢,這個伊爾薩萊恩說不定聽得懂。

畢竟幻想中的夢境,對話應該都是我自己杜撰的。

理論來說,這是我心裡想的對話,所以對方理應也可以理解的。



「這是聯盟常用語嗎?你的聯盟常用語真流利…但剛剛那什麼...正...咩腿散?還有什麼喔元氣…得嘎?...耶斯?我怎麼沒有什麼印象?新單字?」

伊爾薩萊思很認真一會兒搔搔頭一會兒撫著鬍鬚想著,似乎正思索著近幾年來所學的聯盟用語單字,一個一個的思考著。



『是正妹退散,漂亮的妹妹先暫時和我保持距離的意思。』

幽影谷是個鮮少其它聯盟種族會來的地方,但想不到這裡的聯盟常用語對幽影谷的夜精靈來說就像我們對英語一樣,雖是常常接觸,但卻不是很親切。之前看皓雪毫不費力,我以為他們都是天生就會的哩。

話說回來,用這個方法證明自己是不是在夢裡,實在是太沒根據了。

看來要想想別的方法叫醒自己了。



「喔,你有妹妹,也是外地來的?她還在路上?」伊爾薩萊恩突然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呃...不是...算了,嗯...薩萊恩,你狠狠的打我一下好了。』

也許我會因為那異常的痛楚醒來。

『狠狠的,用力的拿你那簡易的木棍打我。』

我指了指他右手上的等身高木棍。



「旅行者?你還好嗎?我只是個負責這地方自然平衡的管理者。我不能理解...」



『呃...停...你打我就對了,我先天有被虐症,喜歡醒來後撞牆。如果你不希望我去撞附近這些樹,不小心傷害到它們的話...還是由你來的好。』



「好吧...」薩萊恩似乎被我嚇著了,嗯...夜精靈果然是熱愛森林的。

不管是遊戲上的夜精靈,還是我夢境中的夜精靈。



「不過我有事要先忙,你可以先幫我處理這附近過於繁殖的動物們嗎?這很緊急,以伊露恩之名,我保證隨後會讓你如償所願...」

薩萊恩那專業的給任務性格還是沒變...反了反了。



我好歹也是主宰這個夢的創造者,一個小NPC也要來指揮我嗎?



不待我的回應,薩萊恩便走向了一旁似乎仍是幼年的黑白斑紋豹。

這...我記得好像叫做小夜刃豹吧。

你問我怎麼知道,看來你沒專心看故事...



我可是有著一只80級夜精靈德魯依的玩家耶。

這任務我可是二手完成過。

為什麼是二手,畢竟出要出力的還是皓雪,我只是按按鍵盤點點滑鼠...

嗯...好像也該醒來了。

今天還得帶皓雪去解成就呢。



薩萊恩看著那只黑白斑紋豹,突地將雙手舉到眼前。

說也神奇,手的周圍果真冒著綠光...

薩萊恩口中暗暗喊著咒文,「唰」的不偏不倚的綠色光束直奔向小夜刃豹。

小夜刃豹受到了重擊,嗚一聲便倒了地。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憤怒?

那可以對目標造成自然傷害的法術?



哇,好塞雷呀!這招好!這電下去應該會馬上醒來。

罷了罷了,我解這個任務就是了。

反正這只是夢,醒來我也不痛不養了。



我小跑步到薩萊恩身邊,無視我的薩萊恩又高舉雙手開始唸著咒文。

「Sên Lin Tê Ch'iao Yü Fên Nu。」

唰!一聲,又一隻小夜刃豹倒下。



這是啥?傳說中的達納蘇斯語?

我怎麼會呀!

轉過身,正好看見一隻深棕色的小豬,體型不大。

不管了,硬著頭皮試試好了!



我依樣畫葫蘆的把手舉在眼前,兩眼瞪著那隻野豬。

大喊著:『Seci….chia…nuu 啊~憤怒憤怒憤怒出來呀』



薩萊恩停下所有的動作,突然嚇到似的轉過頭來看我。

而我手中,什麼都沒有…

那隻野豬還坐了下來看了看我,發出了怪聲響「葛括括括…」



X@^%$^&!,你這隻死野豬笑什麼。

我轉了半身從薩萊恩背上拿了他的簡易木棍,衝向了那死野豬。



『等我醒來,我讓皓雪來屠殺你們!』

我揮棒如雨落,但那野豬卻一邊跑一邊葛括括括的…

全站分類:不同的世界
此分類上一篇:不同的世界之一
此分類下一篇:不同的世界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