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同人」不同的世界之一



活上我很孤僻…
不僅僅在現實生活,連網路遊戲生活也是。

也許是自認自己與世界格格不入,更或是一昧的逃避。
不過總而言之,我不是啞巴,也不是不識字。

我只是不想講話。

如此的怪異性格,我在魔獸世界也是如此著一貫的風格。

談論到魔獸世界,你問我魔獸世界到底在紅些什麼?

我只能說,那是一個什麼都有,而且很假現實的遊戲。

我什麼我會這麼認為?

嗯…也許你去Youtube裡面翻翻任何有關魔獸世界的影片你就了解了。

應該是因「玩家」而精采吧。

就像遊戲裡頭出了個出了名常常摔斷腿的拉拉葛導演、韓流來襲的NOBODY,在魔獸世界更是有了翻唱改編歌曲,更甚置拍出了MV。
總之,應有盡有。



也許就因為是這樣,我漸漸覺得乏味,也有想離開魔獸世界的衝動了。
想遠離人群,但卻越離越近。
也或許,其實我並不是針對魔獸世界,而是根本對世界感到乏味。

離開魔獸世界,頂多不登錄,甚至是刪除程式。
但離開乏味的人生,看似簡單卻實質困難。

割腕、上吊還是跳樓雖然方式上百種,但我沒那個種。

不講這麼嚴肅,而且有著不良建議的話題了。
回來談魔獸世界吧。
在魔獸世界中我是隻野性德魯依。

德魯依是聯盟夜精靈的專屬職業。
崇尚大地、尊敬自然,也因此似乎和神秘森林締下契約。
遠離繁華,在充滿萬機的森林中居住。
簡陋的小屋,隨處可見的高大樹木盤根錯節。
雖有時顯得陰暗可佈,但就是因為如此,讓我選擇了夜精靈。

而且改版後,大家都跑到德萊尼的新手城裡解任務。
會在達納蘇斯出現的玩家更是少之又少。
主城都如此了,何況那偏遠的夜精靈村落。

擁有變化體型的特殊技能。
野性德魯依是屬於近戰職業。
可以變成耐打的熊或是敏捷的豹。
介紹就到這裡,反正我也不是很了解有關於魔獸世界龐大的史詩歷史。
如果你想知道,應該google一下會有不少。



經歷了一天的副本拓荒天,也已經是了深夜。
在達拉然變成豹型態在人來人往的道路中央坐著。
頭上頂著暫離,但卻人在電腦前望著徵團、交易的對話框發呆。
也許是空虛吧。
也或許是不習慣這繁華的空中城市。
但交通便捷也無可奈何,不過有時後夜精靈的專屬傳送技能。
還是能讓我找回那屬於我的無人之地。



用了毛巾擦了擦微濕的頭髮,打了個哈欠。
『也該睡了…晚安啦,映雪。』
畫面中的映雪似乎聽得懂似的回了回頭,也拉長了背伸了伸懶腰。

和映雪道別後,我按下左上角的按鍵「esc」,接著點選了離開遊戲的選項。

把自己丟向一旁的柔軟床鋪,忘了今天所有的不愉快。

這是一天之中,也許最能做自己,最理所當然的時刻!



「鈴鈴~」

幾點了還來電話,是哪個沒教養的人啊?

「鈴鈴~」

早知道睡前先把電話線拔掉!

「鈴鈴~」

好啦好啦,我起床了。



『喂,你哪位。你有沒有看現在究竟是幾點鐘了,打什麼電話呀。』

我不耐煩的起了床,接起電腦桌旁擾人的電話。



電話另一端,毫無聲響。



我狠狠的對著電話發狠:「你在打來試試看,讓我知道你住哪你就完蛋。」

大步大步的走回我的柔軟小床,心裡頭髒字連篇。

卻意外的發現剛剛的發狠話,好像有押韻?

嗯…看來我的文學造詣不錯,雖然我很少表達些什麼。



即使是在副本中身為坦克,必須要有配合、對話的必須。

我也只是去魔獸藏寶箱去找幾個巨集,必要的時後才把對話當技能點出。

你說怎麼會有人這麼懶?連巨集的對話還要用找的?

第一:我不會設定巨集。



第二:技能鍵方便多了。我可是連注音ㄅㄆㄇ、倉頡手田水,根本不知道在哪裡,而且鍵盤上的文字早就因宅男的功力磨的極盡消失…1.2.3、F1、F2、F3多方便….

我都覺得我會用些英文字母就很厲害了。

什麼?你說有無蝦米?那是什麼,吃的東西?還是海產類的喔?



第三:所有團隊的伙伴,好的不會找上我、壞事當然也沒辦法靠近我。什麼公會紛爭、搶裝事件。一概不會和我牽扯上什麼關係。雖然有時候聖騎的BUFF可能會漏掉我的,干涉、靈魂石也通通和我無緣。但我不需要特別待遇…



除了那腦人清夢的電話聲響外。

這是場很飽的夢,雖然我沒有發現我的周圍已經逐漸的改變。

甚至我也搞不清楚是夢還是現實…

不過對我沒什麼差別,讓我好好睡覺就好。



「恭喜沉默阿宅來到郊外參加我們的網聚!讓我們歡迎他」

沉默阿宅就是我,因為他們太了解我的巨集,常常都出現在魔獸藏寶箱的論壇文章上。

所以大家也心照不宣的了解我的習性,與沉默寡言…不…他們常說是沉默無言。

也就因此大家乾脆這樣叫我,甚至在公會上也打上了這樣的稱號。

新進成員自然不會找我問問題,更不會要我幫忙刷覆本。

因為這樣,我也樂得輕鬆。

話說回來…

這熟悉的聲音,不就是我們的團隊隊長(專業名詞:RL)嗎?

那出團時,一滅團就「大家在搞什麼東西」或是「$@#@%%^&#」(問候他人長輩的話語)。

親切的到不能再親切的聲音的聲音,放眼望去,一張張陌生的臉孔呈現在眼前。



有男有女有小孩有俊男有正妹,也有恐龍怪獸。

不過大家旁邊都有個小花籃,有的手中還拿著三明治。

這是怎樣,也太夢幻了吧。

雖然我沒參加過網聚,但這也太不實際了吧。



「沉默,別睡了。大家都在聊天呢,來一起聊天嘛!」一個正妹走了過來。並且用著甜美的聲音靠近我。

『別…別過來。』雖然是正妹,可是我還沒有準備好呀。

我還年輕,不…我連她叫什麼都不清楚,也沒有喝咖啡談心過,我連手都還沒牽,怎麼可以…

「我是秈馨呀,是那個常常幫你提醒團隊你少了哪些狀態(BUFF)的牧師呀。」

喔…她是秈馨,她說得沒錯,雖然我暗自認為她應該是個人很好的正妹,甚至偷偷的小小欣賞她。

但,這會不會也太快了,前面那波濤洶湧…不...那低胸V領是怎麼回事。



對了。我在睡覺。

我什麼時候跑來參加這個網聚的。

我被偷扛來?不可能呀,世界這麼大,他們怎麼可能找得到我。

境技之巔之中有駭客?但也要會開我家的門啊。

雖然這個推論不實際,但不會真的兩個都有吧…


來談談我的公會吧。
境技之巔是好心收留我的公會。

我想應該沒有一個公會會收留一個都不講話的怪人吧。

認識公會會長也是個很奇怪的際遇。



一天在濕地有個灰色等級小地精。

跑啊跑的很努力的要衝過那片龐大的地圖,我想應該是想去鐵爐堡吧。

畢竟現在大家都流行到德萊尼城鎮去解新手任務。

所以也可想而知這個小地精怎麼會這麼努力在路上跑。



而我正控著自己的映雪角色,剛剛從那一群一群的豺狼人身上索取了任務物品要回去繳交。

正好看到那岸邊的鱷魚以非常快的速度靠近,也很快的殺死了那隻可憐的小地精。

當然,不關我的事。

海政悄悄地說:可以幫忙我,讓我可以到丹奧加茲,還是你有沒有法師可以幫忙開門呢,我可以出材料費。



嗯。

而我,還是和小地精的屍體擦身而過。

這才是我嘛。

準備好一切行裝,正要開始解新接的任務。

走在那簡陋圍欄的石子路上,佈滿著好多的白骨。

到了更北邊,果然看到了史作俑者。

名為海政的地精屍體。



呿,真是冤家路窄。

後來,就有個陌生的ID請我加入境技之巔公會。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以為是什麼隱藏任務。

按下了接受鍵,從此也就誤入賊窟…

海政:歡迎。

秈馨:歡迎歡迎唷,哇會長親自加人耶。



嗯,這不是隱藏任務,這不是隱藏任務啊!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公會,那接還任務通通略過不看文字敘述的我。

就糊里糊塗的加入了聽說很麻煩的公會。

怎麼退?我不會呀?

等等下線再去找巨集好了…真麻煩。



於是後來,在退不掉公會,又得知這是公會會長後,我也就心不甘情不願的一路護送這個小地精了,當然我不是個專業的護花使者。更何況是個男地精。中途自然也讓他掛掉幾次。

不對,我怎麼陷入了自我回憶中了,這正妹可怎麼辦才好呀。



『阿,正妹退散呀。』



耳邊這蟲鳴是怎麼回事?

在光天化日的快樂網聚下,更或者是都市的住屋怎麼可能會有如此的自然聲樂?

我一定是在做夢!

不管了,這樣的情境下,更增添了我的睡意。



嗯…手都麻了,我怎麼把手當枕頭睡了。

果然我真的只是在做「冥夢」。



把手輕輕的移開了自己的頭,當然要慢慢的!因為這酥麻感,是比痛楚還不能忍受的。

嗯…這床怎麼變的有點硬。

接著我緩緩的轉了個身,突然撲空摔了下床…不!是草地。



我終於睜開了眼睛。

咦,草地,難道我真的去了網聚,還在正妹的勾引下睡著了?

眼前有一雙腳,很粗壯…不像正妹的腳,還散發著微紫色的光芒。



『啊~!!!!!!!!!!!!!!!!!!!!!!!你…你…你。』

順著眼前的紫色雙腳往上看,眼前突然出現一個高大,眼精發著微光的怪物。



「小伙子,你怎麼了?」

這這這這這…這是夜精靈啊!這是怎麼回事。

我不夢正妹,居然夢到個猛男夜精靈,還是那夜精靈出生地一旁的NPC伊爾薩萊恩。

那…一直讓我覺得是個屠殺反骨者,要一反夜精靈保護自然的本性。

我今天怎麼一直在做夢,而且夢還越來越真實呀!!!!!!!!



全站分類:不同的世界
此分類下一篇文章:不同的世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