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說」不同的世界之五



在洞穴中有著許多冗長的分叉道路。

我不管周圍著只顧練習,一邊只跟著第六感走。
一下下了斜坡,又上了斜坡的。

不經意的瞄了眼前的路,才發現不遠處佇立著一只綠身的大蜘蛛,大蜘蛛的附近有著許多跳動的卵,看來是隻母蜘蛛在孕育小蜘蛛呢。



被這個場景震懾的自己,不小心踢出了腳邊的小石頭。
小石頭滾呀滾的,撞到了一旁的山壁。
「克啦」的一聲,大蜘蛛聽到聲響轉過身來。

在我雙眼看到大蜘蛛的雙眼時,手中一路累積來的能量球,突然轟的一下,合併為一個大能量球射擊了出去。

那能量之大,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甚至以為剛剛的自己是不是突然變身成埔飯幽助,發射出了個超強大靈彈。

呆在當場的自己,默默的走到大蜘蛛身邊。
而那原本要保護自己的孩子,要衝過來的大蜘蛛現在卻已經翻肚了...

呃...我還沒準備好耶。怎麼就死了喔…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才驚覺自己真強,甚至懷疑著自己是不是擁有著傳說中的新手運?才驚覺這次的戰鬥經驗太夢幻了,還是要歷經個艱困的實戰才對。

在回途的路上,我的雙手又開始上癮似的把玩起能量球,哈,看來我真有把德魯依玩成薩滿的能力…

薩滿隨身都會帶個元素球體,而現在的我隨時都可以玩個能量球在手中。
『這...這真的是太有成就感了。我一定天生就是個德魯依。』

正當自信滿滿走出洞穴的我,突然一個正在呻吟的聲音跑進我的耳中。
遠遠的,看到洞穴的一旁,坐著一個夜精靈,看見我注意到他後突然朝我的方向大喊...
「阿阿阿...救我呀...我被蜘蛛咬傷,頭好暈好暈好暈啊...」

『喔,是喔』語畢,我繼續往前走,遠離了蜘蛛洞窟,要來好好試一試憤怒。

「年輕人...,你幫我找到月光...我讓她給你...任何你要的...,拜託你救救我...」

我轉過身,走回了蜘蛛洞窟旁,並且走進了洞穴一旁的隱匿小巷。

我走到受傷的旅人身旁提醒道:『我會救你的,但你也要守信。』並且默默的想著,這不是現實,是識時務呀,殘忍嗎?也還好而已。

受傷的旅人虛弱的點點頭,見我轉身又往前邁進。
「年輕人,要記得喔,只有你知道我在這裡...」看來受傷的旅人很怕我把他給忘了。
我回過頭,對他點點頭,又開始玩起了能量球。

一路上,倒是沒再見過什麼可以練習憤怒的標靶,但卻在遠處聞到了煲肉的香味,不自主的跟著香味走,果然看到一名夜精靈在一個鍋爐旁守著,一旁的桌子還放著肉塊。

『請問,可以和你分享嗎?』我用著紳士般的禮儀態度,指著桌上的大腿肉,禮貌問著這個女夜精靈。幹嘛這樣看我,來到遊戲中後,我可是什麼東西都還沒吃呀。

只見女夜精靈緩緩開口:「這...是要給我凱旋回來的好友準備的。他去了蜘蛛洞...」
在我失望不能一飽口福之際,突然記起,在蜘蛛洞穴旁似乎真的有這麼一個人。

『妳...是不是,叫什麼銀光還流光的?』我隨口向女精靈問了問。
只見她搖了搖頭,隨即開口。「不...我是迪蘭妮亞‧月光」

『喔,那就不是,我認錯人了。』我無所謂的走了開,心裡想著,也許可以去和薩萊恩討口飯吃。正盤算著該去哪找退休的薩萊恩時,女夜精靈叫住了我:「旅人,等等,你是不是有什麼線索。」

『沒有啊,只是剛剛從蜘蛛洞回來,遇到一個被蜘蛛咬的夜精靈。要我找什麼星光的...不過並不是小姐妳。』我停下了往前走的腳步,轉頭回道。

「你說有人被蜘蛛咬傷…那會不會是埃沃隆...那個男子長什麼模樣?」月光急切的向我跑來,緊張的拉著我的衣袖。

『我沒有仔細看...不過那個人現在應該剛開始要毒發,只是喊著頭暈,還沒翹辮子就是了。』這女人是怎麼回事,我可沒打算要幫他找什麼埃臥龍…的喔。

月光夜精靈女人鬆開了緊握著衣袖的手,而我也趁機快步走開。
「如果,如果你願意幫我拿解藥給埃沃隆,我願意把這些都給你吃。」
--------------------------------------------------
是的,我開始幫忙蒐集著解蜘蛛毒的毒藥,這就是傳說中為了五斗米折腰呀。
忙碌的我一下在巨木旁蒐集著要用雙手環抱才拔得起來的蘑菇,一下又在當初第一次見到自己夜精靈模樣的湖水邊採集了幾朵在一旁的巨大百合,更偷偷的把剛剛殺蜘蛛不小心濺到身上的濃液故意的沾在了蘑菇上。
哈,這叫以毒攻毒啦,而且不乾不淨吃了沒病呀。

最後將我物盡其用的女夜精靈,更要我在五分鐘內把解藥給旅行者飲下。
跑的都快虛脫了我...,真是被折騰夠了,更誇張的是埃沃隆喝下了解藥後,還要我送他回家。
有沒有搞錯,所以我裝作沒聽到。
更,在他說完下一秒隱遁。
偷偷摸摸的趁他不注意,用急快的速度從他身邊跑走。
這輩子,俺最討厭護送人。

氣喘吁吁的回到奧達希爾,以為可以去找那月光心機女夜精討份吃的。
卻意外的被奧達希爾巨樹下的一名夜精靈叫住。

「特納隆‧雷拳在巨樹的最頂端找你,最好趕快上去,雖然夜精靈可以活很長,但你還是別讓他等太久...」奧達希爾巨樹下的一名夜精靈面色嚴肅的說。

我很餓呀,什麼時後不找,現在才找我的碴。
還威脅我勒,不過在這許多衛兵看守下的巨樹上,應該是這裡的大首領突然龍心大悅要賞我些什麼吧!所以雖然肚子咕咕叫,但我還是奮力爬上這高大的巨樹。

偶然來到魔獸世界體能特訓,我一定會變個超大肺容量宅男。
這可是比什麼恐怖訓練營還來的更有效呀。

隨著腳底下的景色越來越高,我終於走到了道路的境頭。
一踏入木頭房裡,想不到迎接我的就是在學影遁時,助我一語之力的赤裸上半身夜精靈呀。「呵呵呵,我就有預感會很快再見到你。你幫助了很多人,林精、月光還是薩萊恩,可是都對你大大的讚許呀。」

聽完這段話...,也突然體會到自己誤打誤撞,卻也在奧達希爾贏得了一部分的成就了。

剛剛他有提到月光?一定是那月光心機女夜精靈趁機跑了,怕我去找她算一頓飯的帳,所以趕緊跑來美言,看我能不能一筆勾銷?
算了,看大爺肚子心情吧,不過我現在可是餓得發慌呀。

赤裸上半身男,也就是雷拳,滿意的對我露出讚許的眼光:「永恆之井是這世界的大恐慌,而德魯依卻是利用月井來修行。」又接著意義深遠的道。「我要你拿這個水晶之瓶去月井裝滿,這是我對你肯定的任務。」雷拳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

我恭敬的拿著空瓶走出房間,自言自語道:『唉,就不能好好吃頓飯呀。』

在走下巨樹的路上,硬木在途中等著我。

正當我以為硬木要大大責罵我一頓。
但他卻開口道:「嗯...看來你已經走上軌道了,這個拿著。」硬木用著一貫難看的臉色遞給我一個大葉包裹。

我高興極但也餓昏了,在硬木面前便大剌剌的拆開了葉包,在這麼一個兩個手掌大的巨大葉片中,居然包著香甜可口的糯米。

『師父大恩,玄昊沒齒難忘呀。』我大口咀嚼著,模模糊糊的迸出這麼一句話。

硬木依舊冷眼看著我大口咀嚼著糯米,一面毫無影響的繼續說著:「祕法之術和回春之秘是你下一個功課...」

在糯米吃完的同時,硬木也大致講述了些祕法和回春之秘的東西,他可能認為被雷拳所徵召的我,已經大有所為,是個天才了。
不過...在香味壟罩下的我,怎麼可能聽得懂他究竟說了些什麼,我胡亂答謝了硬木,也回答了什麼謝恩師教育之恩的話語,就浩浩蕩蕩的拿著空瓶出發了。

走下巨樹後,朝著幽影谷最北方走去,果真看到發著微弱藍光的月井。
月井的一旁豎立著三只有著月亮標記的雕塑。
而月井裡的水,清澈的讓我不確定是不是存在。
直到試著碰觸,才感覺到它冰涼的存在。

我拿起空瓶,喚起莊敬的自己裝起月井裡的水。
卻不知不覺發現短短的這幾天,我似乎找回了,那曾經懷抱夢想,也擁有勇敢的殷玄昊。原來漸漸的,我似乎改變了。

拿回了月井水交給雷拳,雷拳點了點頭,露出欣慰滿意的笑容:「你該和硬木道別了,這是你應走的路,出發旅行吧。」
雷拳走向我,緊緊的抱住我,且拍拍我的背:「奧達希爾會永遠記住殷玄昊,這裡…會永遠歡迎你回來。」

這...這一刻真的充滿了歸屬感,甚至感覺自己的臉上充滿著榮耀之光。

和雷拳道別後,我走下了巨樹,這一刻許多的熟面孔,都在巨樹下為我道別、為我歡呼。

薩萊恩走向我,拍拍我的肩「別忘了我啊,小伙子。」

「我永遠會記得你的救命恩情。欠你的一頓飯,歡迎你隨時來討。」月光畢恭畢敬的笑著說。

當然還有埃沃隆、治療被憤怒打傷的我的牧師,甚至是硬木身旁的綠衣夜精靈也來為我送別,但在這令人感傷的歡送隊伍中,唯獨不見硬木...

「他是怕離別這場面,你是他的得意高徒喔。」薩萊恩見我不停回頭張望,直接了當的道。

『謝謝你們,我會凱旋而歸的。』一把眼淚就這樣懸在眼眶,該走了,這離別的脆弱可不好在他們眼前呈現,要讓他們對我有信心…

『再見了各位。幫我告訴硬木,他永遠是我的老師。』我背對著所有人,刻意朝著幽影谷的高聳大門旁的一塊大石大喊。

巨石後,有個穿著皮革色套裝的夜精靈,默默握著拳流著淚。

獨自走向無窮盡的深紫天空,甚至看到有流星劃過。
背負著使命,走在只有一個人的道路上,盤旋的貓頭鷹,似乎在警告著我前頭會有多危險。

默默的獨自行走,悄悄流淚,終於在前方看到了村落。
前方的指向前方的路標上寫著-多蘭納爾。

就這樣,殷玄昊在魔獸世界的旅途總算是步入了正軌。

此分類上一篇:不同的世界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