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牙-批著狼皮的精靈、依米倫的重生

巫牙-批著狼皮的精靈

鋼鐵之門的看守者月葉最近常做惡夢,而惡夢的內容,是一隻狼向外求援著。雖然很想囔朗著干我屁事,可是礙於需當個”勇者”及淑女,還是得嚥下這口氣…


所以我大老遠的跑到霜刃峰,透過冥想淨化了我的內在騷動。果然在毀掉了自己的邪惡思想。我覺得我會飛了!大剌剌的往山壁飄下來,與我隨行的伙伴卻因為她早已解過任務…仿效從重山壁飄下來,卻不幸的找不到屍體復活…

“阿門!”

話說回來,這個常做惡夢的月葉給了我一個,有著魔法效用的座狼皮…說是可以化成狼群,而我當然也大搖大擺的穿著這個狼皮,走進了岩洞(A cave made out of a rock.)中。



“你看起來,聞起來都不一樣…你不是我的狼群中的一員。”巫牙聞了聞我的氣味,很令人錯愕的說了這段話。霎時心頭小鹿亂撞,差點要開了火… ”跟我說你的故事,我被困在這裡什麼也沒有,但我有的是時間。”



“大哥,你一次把話說完好嗎,差點被你嚇死…”我碎碎念著,撫了撫自己的胸口。

所以隨後這名大哥,要我去幫忙殺了背叛他的兄弟…因為他們搶走了座狼首領,而他的行為也讓這名巫牙大哥感覺不自然…當然為了賺錢跟經驗值,我還是義不容辭的殺了他的兄弟們…你說我不明事理?有錢擺著不賺對不起自己耶!

接著為了找出賈爾沃,我去找出了猛禽之鷹,因為這隻老鷹的眼睛可以看到所有東西,要找出老鷹,也必須假裝去偷老鷹的蛋,最後得到眼睛後,也順利殺了那個賈爾沃。



結局就是我幫忙了那隻巫牙奪回了首領的位置…也讓我在這個任務中過了些COSPLAY的乾癮,不過最後送的裝備怎麼怪怪的…?

依米倫的重生

但隨後還有令我更深刻的事情發生…

還記得那個當時被我看成沒穿衣服的神父嗎?這件事是由他告訴我的。

維酷人正在北方的夏勒布隆進行一種叫做「喚醒」的可惡儀式。”雷瓦瑞爾神父神色凝重的低語告訴我。”他們用活人獻祭以補充他們不潔儀式的能量!更糟糕的是,他們有可能會喚醒一些更邪惡的東西!不管什麼人或什麼東西被關在籠子,你都要去把他們給放出來。我想那些維酷人會有鑰匙。”


“神父,你會跟我一道去嗎。”我扎了扎眼。
“聖光保佑你,有你在即使在黑暗的地方也會有聖光的存在,我會替你祈禱的。”神父慈祥的說著。

所以我只好乖乖的獨自一個人去解這些『一拖拉庫』的任務…沿途也從一些維酷人的身上,搜括了鑰匙,將那些被關在籠子的『能量備用品』救出來,真的是不分部落聯盟呢!



更包括用喚龍者號角召喚回冰霜巨龍並殺了那冰霜巨龍,以阻止冰霜巨龍毀滅鎮西要塞…;還有殺了死靈主宰梅贊,避免天譴軍團拉攏維酷人加入阿薩斯的陣營。

再最後殺了梅贊的同時,他的身上卻掉落了一束羊皮紙,走上前拾起,凝神一看,上面卻寫著相當驚人的事情將在不遠處的冬之殿堂發生!維酷之后,安格博妲墓窖中將會進行能喚醒依米倫王的儀式!

即使再不想解這個任務,我還是趕緊衝到了墓窖中要去阻止這件事!在前往的路上遇到了霜,看來她和我一樣都得知了這個噩耗,傳說中的依米倫,又要回來了?!

趕到了冬之殿堂,果然看到依米倫,被一種奇怪的法陣困著,而一旁的安格博妲在執行一種莫名的法術,安格博妲亡后看到我們的出現,突地大喊 ”把你們的靈魂給我,幫助我消滅敵人!”。我、霜霜還有雪見狀不對,互看了一眼點了點頭便一同衝上前去阻止這件事,不過卻為時已晚…

安格博妲王后雖然倒地,卻露出了微笑:你已經無法阻止我了!我們的王,馬上就要甦醒了!

心想不妙之際,果真看到依米倫和巫妖王的影像…


巫妖王
似是不將我們看在眼底,對著依米倫道:時候未到,依米倫。我對你另有安排。你更適合在俄特加德之巔為我效命。如果這些蛆蟲存活下來,再次見到你,你就能夠為你的妻子復仇。

不一會兒,巫妖王和依米倫便同時消失,好狂妄的巫妖王…居然說我是蛆蟲!不過我想,下次遇到他,可能真的無法全身而退了吧…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