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羽媽媽、冰霜冰精的危機

告別了鎮西士官,前往了威德瓦堡壘。
這裡充滿了冰天雪地…卻也暗藏生機。

鋼羽媽媽
像是近來常在威德瓦堡壘外徘徊的鋼羽…
總在附近進行捕食,一名名為傑桑的獵人曾對這個生物射了幾箭…
但那些箭卻被彈了開來。
所以這些獵人稱他為鋼羽。
畢竟其它的角鷹獸很怕人類。
卻只有鋼羽總在附近徘迴…


所以吉爾‧葛瑞斯特給了我一個符咒。
說是可以讓使用者看到鋼羽眼睛所看到的東西…

在威德瓦堡壘,我抬著頭望著天空尋找這隻角鷹獸的蹤影…
果然一會兒,我就在天際上看到一隻角鷹的影子。

趁機使用了符咒,我看到了…


得到了結果,看到了原因,我便回到吉爾身旁告訴他這個事實…
吉爾:「你看到了一個巢,還有小幼獸?嗯…所以我們的「他」實際上是個「她」,是嗎?」

我點點頭。
吉爾也給了一旁的陷補者傑森一個嘲弄的眼神。

吉爾似乎是看到我的顧慮:「我很確定我們會處理的很好,只要傑森別想要把她變成戰利品之一就好了。」

我默默的轉身走開,也聽到吉爾和傑森吵了幾來。

吉爾‧葛瑞斯特說:聽見了嗎,傑桑?既然我們知道鋼羽已經當媽媽了,你就不能將鋼羽當作是獎賞。
陷捕者傑桑說:為什麼不?想想要是兩邊都有小角鷹獸的話,這會有多好看—
吉爾‧葛瑞斯特說:傑桑!
陷捕者傑桑說:什麼?事情在灰白之丘我們就是那麼幹的。


看來這兩位獵人,似乎也暗藏了些故事…
不過我想,那位鋼羽媽媽是不會這麼容易被那兩個看起來很兩光的獵人抓著的。
我想我可以不用去擔心。

隨後順手幫挖通威德瓦堡壘與灰白之丘通道的工頭,清理了突然入侵的大雪怪。
這個大雪怪真的很愛睡,工頭們曾經試過拿煙燻牠或對牠大叫都沒用。
所以我拿了附近的凶暴山羊做了一頓午餐,不過這頭大雪怪睡得還真熟…


冰霜冰精的危機
在威德瓦堡壘晃著晃著,忙著變賣一路上打來的戰利品和修理受損的裝備的同時。
我看到了一位看起來很和藹可親的矮人女生對著我笑。
等著鐵匠師父幫忙修裝的同時,我也和這位中尉米芙女士聊了開來。
從談話內容得知,他們守衛著威德瓦堡壘,當然也曾向外勘查地形…
卻在北邊的林地遭遇攻擊,但當她們越過城鎮南方的覆雪林地,那裡有些人面馬身的林精,卻只是有趣的打量她們。

當時因為天候一行人顯得又疲又倦,若林精們動手,那他們必定無法平安歸來。
所以她倒是對那些林精抱著很大的興趣,且三番兩次的推論是不是能和她們成為萌友。

嗯…所以我便自告奮勇的告訴中尉米芙,我願意前往冰凍林地和她們接觸!

人頭馬身…還記得當時從夜精靈的老家踏出冒險的旅程…
這些林精也幫自己不少忙…
想了想,出征外域後,甚至是至今前往了北裂境…
卻好像很久很久,沒也回過達納蘇斯了…
哈…想起家了呢> <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目的地。 林精果然都是那樣的和善。 她們開心的用著地上的雪球攻擊著對方。 雖然北裂境真的已經很冷,被雪球K到還是有這麼一點點的不愉快… 但是我還是忍下了對她們發出割碎,讓她們倒地的怒氣… 轉而對那些冰精微微笑。 走到了看似冰精首領的跟前,我停下腳步。 並自我介紹... 她告訴我她叫露麗兒,她們冰霜水精總是很少離開她們居住的邊界。 當時看到了中尉米芙一行人,期待著我們能派出代表前來。 也強調著她真的很高興見到了我前來了。 在冰凍林地我也看到了同樣是夜精靈德魯依的朋友。

德魯依分為三種型態。
一為野性(就是璘夜在下我):攻擊大多以豹形態為主,熊為坦怪用。為近戰系。
一為平衡性(就是在冰凍林地遇到的德魯依朋友):法術攻擊為主,型態為鴞獸。
另一種為恢復性:為補師,型態為一顆樹的樣子。
(想看樹睡覺,聽說會紮根,下次遇到恢復D我要麻煩他睡覺給我看一下:P)
然後圖片,我打錯了...他不是恢復Dˊˋ是鳥D...
抱歉抱歉,筆誤筆誤XD

不過話說回來露麗兒她真的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兒呢。


但最近這些冰霜冰精們也遇到一些危機。
面對這麼可愛的…不,糟糕的事情,不管怎麼樣,也要幫上一點忙。

因為突如其來的神秘力量和魔法重塑了大地。
林地另一處的雪融化了…那些居住在西南邊林地的林精,卻也陷入了瘋狂。
甚至連附近曾是冰精同伴的冰元素現在也莫名的攻擊冰精們。
所以我幫忙收集那些附近冰元素的核心…
相信她們能將這些冰元素復原…

當露麗兒收下了核心,她的眼神卻有無限的悲傷…
「謝謝你,璘夜。我保證,吾友,我會盡一切努力讓你復原。」

甚至拿著露麗兒的墜飾嘗試救回那些陷入瘋狂的冰精、殺了黑心守護者的老大。


很高興的,我們成功了。


我想那時露麗兒露出的笑容,是最甜美的。

告別了露麗兒,今天就分享一張好玩的圖片吧。

雷瓦瑞爾神父悄悄地說:璘夜,吾兒,過來這裡,讓我來問你一些事情。
當我聽到神父叫我的時候,我便好奇回頭…
那一剎那間,我被嚇到了…

神父怎麼沒穿衣服!!!!


看了一會兒才知道,我看錯了XD

璘夜:神父你怎麼沒穿衣服!!!
雷瓦瑞爾神父:你腦中都在想什麼啊!罪過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