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語峽谷、嚇蝙蝠、開飛機、維酷人囚犯、小魔法師史加斗霜首

幾天沒上線,發現一進去的界面改了呢。
左邊公告的欄位,好像縮小了一點。

剛出旅店,便看到酒保跟著一個小地精喝著酒。
嘴裡喊著『我愛你,布奇!』…看來是單戀。

低語峽谷
今天行程大約都停留在凜風峽灣。
任務也大多都是利用一些炸彈來完成。
像是利用火藥去收集低語峽谷的寶石,並順便將他們的驢子招回來…

那裡面的矮人,之前都是探險者協會的朋友…
不知何故,他們都發瘋了…
但從他們喃喃自語的情況看來。
他們是乎有著什麼秘密…
而身處低語峽谷,也真的好似聽到了一陣陣的風聲在低語著…
探險者們總是有著無比的好奇心。
再怎麼危險也要去試…
但這個低語峽谷充滿著失去心智的探險者們。
到底是暗藏些什麼秘密呢?

探險者協會的隊長不放棄仍想去探討這個秘密。
甚至要我動手殺掉年老的探險者協會首領…
準備派新的礦工進駐…
雖然我看得出來這個傳話的士兵…
希望這個任務我無法成功而返…
也許是那位首領在他心中的地位不小…
或是,他不希望他身邊的伙伴,又一批被葬送在低語峽谷…
而我只是個被委託者,也不能改變些什麼…
只能祈禱這些探險者們是最後一批被低語峽谷影響的探險者了…


嚇蝙蝠
幫忙鋼鐵之門的工程師費克努進行嚇蝙蝠的小任務。
畢竟他為了裂木森林裡的蝙蝠,有家歸不得。
於是他給了我些鞭炮…要我嚇嚇那些蝙蝠…



開飛機
由於在鋼鐵之門的探險者們缺少了些足夠數量的合格駕駛員。
身為無所不能卻又廉價的勞工?
當然也得硬著頭皮去開飛機。

這個飛機真的不太好開,不是常常開過頭就是無法降落。
練了好一會兒呢。
還是得謝謝那位教我開飛機的首席考古學家。
他很放心的給我飛行器的鑰匙,要我練習去當運貨機…

老實說,我真的很怕飛機被我撞壞,幸好飛機還很牢固XD
當完了貨運機,他們也給我了另一個工作。
「巡邏鋼鐵之門」
他們在飛行器上裝上了火箭和機關槍。
並誇獎我是鋼鐵之門的一流駕駛…
雖然他們口頭上火箭和機關槍只是以備不時之需,僅留心有沒有可疑的地方。
但望著頭頂上飛來飛去的石像鬼,自然就了解了本意…
是要我當替死鬼,去替他們清理那些石像鬼…
難怪這麼熱心免費教我開飛機…

維酷人囚犯
在旅館內與酒保喝的爛醉的地精-派比.錯鼻。
她說她不想這個東西試在自己身上。
而且我的臉也寫著,不想成為他的實驗目標。
所以他要我拿著一瓶怪怪的混合物給維酷囚犯喝…嗝
(看來她當時醉的不輕呀…)


而那名被重兵看守的維酷人也在我面前變成了詭異的軟泥怪…

隨後那名小地精跟我說…
他不會帶著這個消息告訴隊長,他只是個業餘鍊金師,那也不是他的工作…
並強調他正在放假,所以我必須要去和亞當斯秉告…
她相信亞當斯一定能理性的看待…
接著又繼續去喝著她的酒…
這小地精好冷靜壓XD
不過這被遺忘者的新瘟疫病毒真的太恐怖了…
艾澤拉斯又要面臨新的瘟疫浩劫?

小魔法師史加斗霜首
在無賴角的小地盤晃著晃著。
看到了一艘海賊船上一個小地精在跟我招著手。
她告訴我她必須儘快把甲板打掃的一塵不染…
但是肥皂用完了…
並且要交代我一個特殊任務…
無賴角附近都是些海獅,她要我找到她們的老大,把她身上的油脂帶回來…
當時好奇想看看這個小地精要變出什麼戲法。
我便也聽她的話去殺了海獅們的老大大羅伊…
雖然我見識到了那小地精詭異的戲法。


但隨後卻又後悔莫及…

史加斗‧霜首『這就是我們要的啦,璘夜!這塊油脂一定能整到人的!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拖地!』

後來回程的路途中回到了卡瑪廓,遇到了安努尼西克,他憂心著…

「北海海賊將群島間的公海獅首領,大羅伊給殺死了。他們這麼做只是為了用牠來製作肥皂清理船隻!」

我聽到安努尼西克嘆著氣…
呃…這不就是我之前殺的大海獅嗎…
頓時心中真的百感交集…

安努尼亞克接著說「現在海獅們都不交配了。可以去幫我協助牠們重新繁殖嗎」


抱著懺悔的心情來到了無賴角海獅最多之處。
果然看到了公海獅和母海獅一群一邊。
中間隔了條大河流…

於是我帶上了網子,補了些暗礁魚。
引誘了隻公海獅越過那河流。
餵了4次左右,還好看到了公海獅走向一名母海獅…
頭上還冒了愛心…

回報了安努尼亞克,他看起來很開心。
並告訴我「這是好消息!公海獅不用再游過海峽與母海獅交配。很快地將會有許多的新暗礁幼海獅出現在群島間。謝謝你,璘夜。無論過去你做過什麼,只要知道你幫助了卡瑪廓的未來就好了!」

聽完,我身子突然起了寒顫…
看來這位安努尼亞克,似乎知道那殺死大羅伊海獅首領的海盜就是我…
還好海獅們不在意…XD

最後擺上喝下最後一逛加基森出產的變身藥劑。
縮小版璘夜的圖片吧。





謝謝您的觀賞,下台一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