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霜飛龍、探險者協會前哨一遊、維酷人-消失的血緣連結

冰霜飛龍
嗯…這隻龍其實我剛看到巫妖王的開頭動畫時。
我就很喜歡了…
但每次開啟遊戲畫面,總是沒看到他的出現。
今天等了一會兒,果然看到他的出現了。
他就是薩菲隆嗎?


探險者協會前哨一遊
今天搭著看起來很黑的小飛機前往探險者協會前哨。
我總覺得,他是有這麼一點不牢固呢…你們覺得呢?



到了定點,便開始迎接冒險者公會給的任務。
嗯…他們總是需要先來些試煉任務,才能肯定你的能力…

包括,幫忙餵鳥…




當然還有幫忙帶鳥去遛遛…
嗯…這年頭要得到他人信任好像有點難。
不只要幫忙遛狗…
(突然從『馴鷹者大師』海達戈處,傳來一陣讓人脊椎一涼的殺氣)
嗯…不是~是帶他們訓練過的石隼去狩獵。

北裂境真的很冷,連吐氣都有霧呢。


嗯,所以心情有一點點受到影響,便衝啊衝啊的…
就不管有沒有敵方衝過來。
不幸我的伙伴便死在我後面的跟班上。
也幸好在我一半的血量用完之前,殺光了他們。
畢竟不是他們死就是我亡XD

只為了找這個被困在這裡的先生,這不值得…

還有操作鐵符文傀儡啦。


他的飛行技術做的還不錯。
看起來比那地精的小飛機安全多了…


嗯…用這隻可愛的小傀儡也完成了不少事。
像是欺負那可連的矮人…
地毯上的大便是他要研究的東西。


所以我開著那隻小傀儡去恐嚇他,告訴他我將要破壞他的研究物品…XD


以及開著他去當個偽裝傀儡。
他的詐欺術還真是可愛。
我也筆記了下來呢。

鐵符文工人說:這附近我可從沒見過你。
鐵符文咒符師說:這裡是禁區!
鐵符文咒符師說:站注!立刻表明身分!


鐵符文傀儡說:傀儡並未授權與低等生物溝通。生物必須加倍努力。
鐵符文傀儡說:你的皮夾掉了?傀儡發現了有著過剩貨幣的皮夾。
鐵符文傀儡說:母艦級傀儡回報任務。主要功能:監督作業。
鐵符文傀儡說:鐵矮人的僕從絕不能質疑傀儡。進行解構。
鐵符文傀儡說:警報!警報!傀儡感應到敵人破壞了我們的防禦。速度提升。

鐵符文咒符師說:所有人向偉大的造物主喝采!
鐵符文工人說:演得好,鐵符文傀儡,演得好,真的…
鐵符文咒符師說:請恕我失禮!
鐵符文工人說:我們會加倍努力的。
鐵符文咒符師說:好啦…我的錯。我剛說到哪兒了?



整個超可愛。哈~~

後來還有去做了宣示的動作。
哈,聯盟旗幟呢…
感覺還蠻有皇家氣息的。


這裡的任務類型真的林林種種,不過也挺好玩的。
像是控制魚叉,炸房子啦。

遇到敵方回來反擊,把他們打下鳥等等。

甚至還讓我坐這個魚叉越過海呢。


威風吧。
不過回來回報任務,守衛隊長索芮克倒是很高興。

你真是瘋了,璘夜!那種智障會把魚叉獵槍當成交通工具啊?

但是我想只有像你這樣的瘋子才能做出懸崖上的壯舉!精彩萬分!
我們聽說掠龍的老大因格瓦快氣炸了!也許有一天你會有機會把他的臉採進爛泥巴裡-以我們摯愛的聯盟之名。


是啊。為了聯盟!哈~

維酷人-消失的血緣連結
還記得上回,在水中拿回試劑袋後。
我看到了靈體世界,那裡存在著北裂境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當時有兩個維酷人對於他們所生的小孩感到訝異。
充滿著害怕、恐懼甚至是動了殺意。
因為他們看到了他們眼中的怪物。

這次『智者』索拉利亞思下了推論。
他不懂為什麼15000年前維酷人就在北裂境。
那為什麼他們不知道。
所以他要求我進入尼弗瓦,站在峽灣的高崖再次使用薰香到達靈體世界。


我也想知道,所以我也站在了高崖上。


而答案,也揭曉了。
維酷人當時生下的小孩,就是物種演進後的人類。
但當時維酷人的王,依米倫他認為是泰坦(造物神之稱)的處罰。
便下令殺死鎖有人類後裔。
最後,也證明了,人類的祖先就是維酷人。

依米倫王大喊:
維酷人,你的王懇求你聆聽!諸神遺棄我們了!
即使到了現在,我們最黑暗的時刻,他們仍然一直嘲弄著我們!
當我們最需要泰坦的時候,他們在哪兒?我們的女人生下了畸形兒-醜陋的矮個兒,連站都站不穩!又弱又醜…一無是處…
依米倫備嘗艱辛。長久以來,我坐在王位上,苦思力索著我們的苦難。
只有一個答案…一個理由…
除了泰坦以外還有誰能降下這種詛咒?還有什麼可以擁有這種力量?
這問題無解…因為是泰坦詛咒我們的!

群眾嘩然。

依米倫王大喊:就在這一天,所有的維酷族人背棄了他們原有的信仰!
我們廢除了古老的諸神!所有的維酷族宣示效忠依米倫!依米倫會保護我們高貴一族的!
這就是我給維酷人頒布的第一條法令!由維酷人父母所生下的畸形寶寶都將在出生後處死!我們的血脈必須永保純正!凡違反依米倫法令者將被帶往夏勒布隆處斬!


原來這就是今天我們看到的維酷族,他們大多人拒絕演化。
人類是他們眼中的怪物,在人類眼中,他們是嗜血的怪物…

今天的遊戲日記,在這裡END啦。